夫君成为“废人”之后 第13章 夫君吃桃

小说:夫君成为“废人”之后 作者:枭药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三章

  到底是少年人,元气充沛,不论是身体还情绪的打击,恢复起来也要比常人快一些。

  齐茂行远远的离开了五福堂之后,暂且将方才祖母的态度放到一旁,避而不想,发沉的心口便也一点点觉得顺畅了许多。

  心情平静之后,他便也有心思抬头,看向了一旁的苏磬音,犹豫是是否应该为方才的事与她道个谢。

  因着这缘故,他便忍不住朝跟在他身旁的苏磬音多看了几眼。

  妇容,婉娩也。

  笑不露齿,动不轻狂,退迟缓,步从容,纤纤细步,仪态万千,这才称得上淑女端庄。

  苏家也是官宦之家,苏磬音身为苏家女,这最基础的体态上自然不会出错。

  但也仅仅是不会出错罢了,方才在祖母与太太面前时分明还好,但一出了五福堂,齐茂行却能明显的看出来,苏磬音的行走体态瞬间松懈了下来,脊背放松,迈步随意——

  当然也不至于不失礼,只能说仪态平平,丁点儿不出挑。

  简单说,就是她不是做不到,而是故意这般能说得过去就行,多一丝力气都不肯的——

  格外敷衍。

  这和她从进门起到现在的表现一样,敷衍冷心的很,固然他因着表妹打从一开始就决意和离,但新婚之夜时,苏磬音听闻了他的打算也表现的很是无谓。

  他倒没有将自个看的有多了不起,觉着即便是自己一意和离,对方也该情根深种,黯然神伤。

  实在是寻常女子新婚之夜,便听到夫君打算和离,难道不该是满心惊痛,无法接受才对吗?

  有多少初为人妇的十五少女,能在听到了这般消息之后,还能满面冷静的与夫君问明情形、商谈条件的?

  三个月来,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苏磬音,可偏偏方才,就是这样最会审时度势,最厌麻烦的一个人,却竟然才为了他宁愿得罪李氏?

  方才因为祖母的事在心口压着不及多想,这会儿一回过神来,他越想便越觉着奇怪,只觉的实在是说不通——

  若寻常姑娘家,说不得还是因为看他这幅模样,觉着可怜同情,这才帮他一把。

  可这是苏磬音!

  打从进门开始,就惯会明哲保身,从不肯冒犯长辈的苏磬音!

  他与李氏母女冲突,甚至李氏还主动对她示了好,以苏磬音的“聪慧,”不该是敷衍过去,两不相帮,一点湿不沾身吗?

  可他偏偏为了他这么当面开罪李氏……

  难不成——

  苏磬音这般与以往迥相异,难不成,是心里已然有了他?只是连她自个一时都没有察觉?

  齐茂行猛地想到了什么,手下动作都忽的一顿,实在是满面的复杂。

  他满心复杂,抬起头想要与她问些什么,但开口几次,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启齿。

  或许是从小习武的人,目光都格外有力的缘故。

  苏磬音原本就在一旁不急不缓的走着,时不时还有闲心看一眼路旁正在开屏的漂亮孔雀,但没走几步,她就明显的察觉到了齐茂行那极有存在感、欲又止的目光。

  来回几次之后,她终于忍不住了:“二少爷可是有话要与我说?”

  齐茂行闻果然一顿,他抬头瞧了瞧,因着长夏被他提前派了出去,这会儿便是苏磬音身边的丫鬟月白推着他。

  身后跟着两个拿了板子的粗使丫鬟,是预备着遇着门槛台阶时铺着用,也都离了几步距离,并不会碍事。

  见状,齐茂行一咬牙,便也干脆开了口:“你方才,为何帮我?”

  苏磬音初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帮你什么?哦,桃园的事?那也不单单是帮你,眼看就是桃花盛开的时候了,好好的景致,叫大少爷住进去了,我自个赏起来也不方便不是?”

  事实上,她对抱节居后面的这一处小园子满意的很,莫说现在了,就是日后,她都不太乐意让出去。

  但齐茂行说的却不单是这个,他垂下头,语气严肃:“我废的不单单是腿,此毒不解,我时日不多。”

  苏磬音有些莫名:“嗯,我知道的。”

  齐茂行语气冷静:“为苏家女名声,我此刻不能与你和离,若我一死,你必然要在侯府寡居。”

  这个事苏磬音当然也已经想过,她看着面前明显不太对的夫君,疑心是刚才的事将他刺-激狠了,回应时便添了几分小心:“唔,原本就该如此……不是吗?”

  齐茂行说着,抬头看向她,神情郑重:“你既是知道自个日后要久居侯府,刚才又为何要为了我得罪父亲与太太?”

  齐茂行是当真是有些担心。

  年少慕艾,本是常理,更莫提,苏磬音到底就是他名正顺娶进门的夫君,寻常女子,对夫君动心才是再正常不过。

  他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士之耽兮,尤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这是千百年前,书中便已说过的话,想必是无错的。

  他伤势“痊愈”之后,定然还是要和离的。

  岁月名声这些东西,只要苏磬音自个能想得开,他总有法子尽力弥补,但唯有情之一字,但凡动了心,便当真是无尽的麻烦,却叫他拿什么去赔?

  他自然要早日问清楚,也免得她回过神,日后难过。

  苏磬音对他这满面严肃的模样也有些诧异,怎么,好心帮你说话,还错了不成?

  虽然心下不解,但见他这般郑重,苏磬音却还是解释了:“我自然知道日后寡居,离不得长辈照应,可那也得需太太当真是位良善的慈悲人啊!”

  “连二少爷你以往晨昏定省,处处孝敬,一朝受伤都是落得个如此对待,我便是再听话乖顺,又能如何?与其受尽委屈还求不得全,倒不如索性放下靠不住的,好赖还落得个痛快不是?”

  齐茂行听了这番解释,又见苏磬音眸光通透,显然并非虚,这才慢慢放下心来。

  只是事关重大,毕竟他们距离和离还有一阵子,为了以防万一,齐茂行还是认真与她提醒了一句:“你我并无夫妻之实,亦无男女之情,最好不要为了一点儿女情长开罪府里长辈,免得日后日子难过。”

  苏磬音又是一愣,什么儿女情长?这又是哪儿跟哪儿?

  可是齐茂行提醒之后,自觉满意,却再不多话,只亲自一推椅轮,便当前滚滚而去。

  ————————

  苏磬音站在原地琢磨了一阵儿,也愣是没有想明白齐二这莫名其妙的一番话从何而来。

  不过她这人,最是能想得开、放得下的。

  想当初,她大好年华,还没毕业呢,就猝不及防一个意外,重新“生”到了这个陌生的地界,一步步长成现在三从四德的内宅闺秀,这样的日子,她都能硬是找着乐子,安之若素的过下来了。

  更何况旁的小事?

  没想清楚齐茂行抽风的缘故,她就也索性抛到了一边儿,瞧着前头的轮椅已经走远了,她也仍不着急,立在路边,瞧着树下的绿孔雀步履轻盈、姿态慵懒,脸上便露出了不加遮掩的赞叹目光。手机端sm..

  侯府的孔雀养的当真不错,很有高冷美人的气质,这两天有空了,可以画一幅孔雀图……,对了,她上次的锦鸡图她好像也还没画完,想一想,是不是可以拼到一张上…嗨,对了,她可以干脆都拟人了,拼成一对儿嘛,正巧都有漂亮的尾羽,一个红顶一个翠冠,一个高冷一个火爆,倒也配的很!

  唔,罢了,这个不着急,倒是眼下这事……她是不是该给在岭南守孝的父母兄长去一封信?眼下虽还没到求助家里那一步,不过未雨绸缪,先提一嘴也不妨事。

  午后的融融春光下,苏磬音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些杂乱的念头,眯着眼睛,瞧着孔雀飒飒然收起尾巴,身姿曼妙飞远了。

  这才不急不缓的重新转身,动步赶上了在拐角等着她的齐茂行。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