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成为“废人”之后 第15章 夫君开弓

小说:夫君成为“废人”之后 作者:枭药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五章

  虽然与齐茂行闹了些许的不愉快,但苏磬音倒也没怎么当回事。

  她与齐茂行处不来,也并不是第一日。

  她有时候自己想一想,甚至会觉着就算没有表姑娘的事,他们两个也并未能成一对佳偶。

  毕竟她与齐茂行,性格习惯都相差的太大了。

  她随性懒散,屋里的东西向来随手就放,甚至略微杂乱些还反而觉着舒服,齐茂行却讲究勤勉,哪怕一本书,也必要着平平整整,对齐了桌线摆得整整齐齐。

  她吃东西喜欢鲜甜清淡,齐茂行却偏好浓盐酱赤,那大块肥肉她从来咽不下口,齐茂行又觉她矫情,军营里多少汉子还得饿着肚子上战场杀敌,她倒嫌弃油水太多。

  再譬如平日作息,上辈子且不提,在苏家时她惯常都是亥时睡下,卯末睁眼,可齐茂行精力格外旺盛,他不论睡的再迟,也是铁打不变,凌晨三点就能起。

  并且他起了之后就能立马清醒,活力十足,一点困意都不会有!

  苏磬音刚过门时还强撑着一块起来,按着妻子的本分规矩给递衣裳,送出去。

  只是齐茂行也并不领情,见她困的实在睁不开眼,嫌麻烦,还会嫌弃的叫她下去。

  几次之后,她就不再费这个劲儿,好在齐茂行虽然觉着她过于懒散,却也没跟她较过这个真儿。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另有真爱,满心里只想着和离,巴不得她离得远点,好能彻底避嫌。

  这样的嫌弃,若是遇上了旁的姑娘家,定然是要委屈难过的,但是苏磬音却从来就不是一个难为自个的人。

  齐茂行给她面上的尊重,投桃报李,她也就做好一个嫡妻的体面,在外头客客气气,回屋里直各按各的作息走,互不干扰,倒也相处的还算和谐。

  若不是之前有和离在前头顶着,如今齐茂行又中毒成了废人,还不知能不能解,以她这随遇而安的性子,说不得还会觉着这样互不干涉的日子,过得其实挺不错。

  回了西边之后,没到一盏茶功夫,她就立即忘记了方才宣州笔的事。

  屋里石青正坐在窗下,摆了一榻的彩绳打着络子,苏磬音看着起了些兴致,也上前一并坐下,试着与石青学起了新花样。

  只她比不上石青手巧,打了半晌,也只是勉强打出了个形状,歪歪扭扭,瞧着用不了几下就要散了的,白月略好些,但也比不上石青的紧致漂亮。

  石青见状,笑话了几句,不许她们再糟蹋东西,又瞧着到了晚膳的时辰,便索性收了起来,去摆了饭桌。

  趁着用膳的功夫,人缘极好的月白便出去转了一圈。

  按照她们三个的习惯,用过晚膳之后,睡下之前的这段时间,惯例是要聊会天的,在苏家时没那么多能说的事,还常常要苏磬音为她们讲些故事话本。

  自从嫁进侯府之后,最擅交际的月白每每都能带回来一些侯府里上上下下各色八卦,这就摆在周遭的真人真事,自然要比话本子生动的多,自打成婚之后,苏磬音已经很久没有翻过千篇一律的话本子了。

  譬如今天,下人们口中的最新消息,就是下午才新鲜出炉的,有关齐二少爷追讨钱物,太太与三姑娘都丢了一桩大脸的事。

  主仆三个凑在一处,一面慢慢悠悠的收拾洗漱着,一面如之前一般,压着声音,你一我一语的议论了一会儿月白带回来的消息。

  她们今天的意见十分一致,三个人都觉着李氏与三姑娘实在是有些不地道,齐茂行这直接把东西要回来的主意实在是叫人痛快。

  石青更是干脆的斥了几句活该,一面说着话,手上也已经将苏磬音浓密的乌发疏通,松松的编了两条粗辫从肩后垂下来,这样夜里歇息时不会滚的太乱,也不至于咯着碍事。

  剩下的洗漱琐事,苏磬音就没叫旁人再帮忙,挽起袖子自个利索干了,就催着白月石青赶紧着倒了水,就去早些歇息,至于侯府主子们讲究的在叫丫鬟在脚踏小榻上的守夜规矩,苏磬音更提都没提过。

  白月石青早已知道自个主子的脾气,这会儿便也习惯的放下撒花床帐,收拾了热水帕子,又往瓷壶里灌满了滚热的茶水,装在床头茶桶里,瞧瞧处处妥当之后,就一道关了房门,去了围廊后自个的屋里睡下。

  也正是因着这缘故,苏磬音半夜里被吵醒时,独自一人在一片黑暗里,一时间竟有点回不过神。

  她是被隔壁楠木雕花槅里头的动静生生吵醒的。

  苏磬音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虽然齐茂行起得早,但是这三个月来却从来没有影响到她,大多数情况下她都是一夜好眠,压根不会注意到他洗漱离开的声音。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隔壁传过来的,并不是洗漱之类,而是那种沉重的木轮在地砖上来回滚动的骨碌碌声响,格外的刺耳突兀。

  齐茂行伤了腿,在屋里用轮椅罢了,倒也是很寻常的事,苏磬音原本是想自个忍忍便过去的,但是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等了半天,隔壁传来的骨碌碌声非但没停,反而愈发的变本加厉起来,她甚至能清楚的听到那轮椅一个飞快的冲刺,险险的停在楠木槅跟前,再差一点就要撞上来!

  等着半晌都没见消停,苏磬音终于忍无可忍的坐起身,摸着黑披了一件褙子,趿着绣鞋一把拉开了东边槅扇。

  楠木隔扇外灯火通明,齐茂行穿戴齐整,带了护腕,衣袖挽在肘部,正在屋子里转着轮椅,来来回回的左右移动。

  苏磬音站在原地瞧了一会,才疑惑道:“您这是……”

  齐茂行不知道是不是还记着她昨天的话,没听到似的,头也不抬,仍旧专心致志的控制轮椅试图绕过木案。

  倒是一旁的长夏,开口解释道:“少爷昨日试了轮椅,今天便说趁着有力气的时候多用用,早些习惯了,也省的去哪都不方便。”

  哦,以前都是一大早起来,去院子里练剑,现在腿废了,就在屋子里推轮椅锻炼胳膊?

  苏磬音这才明白缘故,她眼光扫过一眼窗外——

  窗户外头还一点光亮都没见呢!

  她满面痛苦的揉了揉额头:“二少爷,起这么早,您不觉着困吗?”

  齐茂行好容易将轮椅转了过来,毫不在意:“都已是卯时,若逢上朝会,宫里都该响鞭了。”

  他是当真没觉得早,他从军时自不必说,即便是回来京城,宫中卯时便上朝,便是殿下也是四更便起了,他护卫太子,总不能等着殿下出了门再上差。

  这么一算,寅时起便是最好,多年来,早习惯了。

  苏磬音闻,却简直欲哭无泪。

  她上前一步,声音还带着刚起来的嘶哑,低低的,乍一听来像是撒娇:“我睡得晚,起的也要晚些,您若是不介意,稍微晚些再锻炼成吗?”首发..m..

  齐茂行闻抬头,正待开口,便正好瞧见了踏进了灯烛光亮里的苏磬音。

  大婚之时,苏磬音才不过十五,便是平日里梳着妇人发髻的时候,都隐隐透着几分稚嫩。

  更别提这会儿,她一身中衣、满面素净,蓬松乌黑的发辫从耳下松松的垂在胸前,睡眼惺忪的满面委屈,越发衬得她小姑娘似的。

  偏偏这小姑娘起的匆忙,中衣交领处有些松垮,隐隐露出颈下一道玉石般的平直锁骨,骨细轻匀,莹润白皙,在烛光的映衬下几乎白的刺目。

  齐茂行只看了一眼,便像是被刺到了一般,猛地移开了目光。

  他低头垂目,默默的将轮椅转了一个方向,面颊都隐隐泛起了些许热度。

  苏磬音见状,还当他这是拒绝的意思。

  若是旁的,她自个适应适应就也算了,可是大早上被噪音吵醒这个事,当真是谁试谁知道。

  即便是苏磬音这样随遇而安的性子,这时也忍不住又上前一步,绕到了齐茂行面前,好声好气的商量道:“便是老太太年老少觉,也要睡到五更天吧?若不然,您便与老太太一样,也五更天再起?”

  “二少爷,不是我多事,只是您这也实在是太早了些,年少失眠,日后是要秃头的!”

  齐茂行青春年少,正是嫌弃自个头发厚实的麻烦的岁数,当然不信她这什么“秃头”的歪理,若是平常,他听着这话,定然要失笑摇头,不以为意。

  但是此刻在朦胧的灯光下,对着苏磬音那一抬头便近在眼前,白皙到发光一般的蝴蝶骨。

  齐茂行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手下一抖,轮椅就又退的更远了些,声音都是躲闪似的急促:“好了好了,我这去院子里射靶,往后也不再这屋里闹腾就是!”

  没料到齐茂行这么好说话,苏磬音倒是一愣,她张张口,原本还想再说些感谢关心的话头,可齐茂行却已是摆摆手,当真一刻未曾耽搁的拿了弓箭,便吩咐丫鬟们过来推了他出去。

  ——————

  齐茂行虽出去了,但苏磬音被吵醒这么一遭,就也不太能再睡得着。

  她回屋里略微靠了一会儿,瞧着窗外的天色隐隐透出些光亮,就也索性起身穿了衣裳。

  在这里过了十几年,太繁复的发髻苏磬音自个梳不来,简单的却没什么问题。

  她用盆里的凉水收拾洗漱了一番,便在梳妆台前坐下,支起窗棂,接着窗外的天光一下下梳起了一头乌发。

  窗外正对着院里的金桂,一抬头,便能看见金桂的树干上竖了一方木制的箭靶,相隔着十余步的台阶下,齐茂行手持长弓,便在对着这箭靶开弓。

  齐茂行自幼习武,十四便敢从军,自然是有真功夫在身的,苏磬音时不时的瞧了几眼,次次都能正中靶心。

  这般没过多久,院门外又有了些动静。

  几个手执斧锯的男仆,在一个管事模样的男子带领下,正从偏门低头过来,说是奉了命侯爷与太太之命,过来给抱节居里锯门槛、填台阶。

  这事是齐茂行昨日还特意问过李氏的,苏磬音自然知道。

  只是外头的男仆们进来干活儿,按理说是要提早一两日便先知会清楚的。毕竟内宅里都是丫鬟女眷,知道何时何处有外男进来,才好提前准备避嫌。

  可这么一行十几个男人,却是说都没说一声,就这么一大早的便过来了,显然有些不对劲。

  苏磬音微微皱了眉头,将窗子略合了合,只留了一条细缝。

  齐茂行显然也察觉出了不对。

  苏磬音隔着木窗,隐隐的听见了他带了些不悦的清朗男声:“哪个派你们来的?太早了些,且先回去,待早膳后再过来干活儿。”

  领头的管事是个姓李的中年男人,因为头发稀疏,常年带着布帽,闻开口:“哎呦二少爷您不知道,侯爷吩咐了将荣辉堂收拾出来好给大少爷回来住,咱们锯了抱节居的门槛,还得赶着往荣辉堂那边忙去,这会儿走了只怕便顾不得回来了!”

  听着这话,苏磬音梳头的动作顿了一下。

  荣辉堂就在侯爷的院后,就在主院,细论起来,比齐茂行的抱节居位置还更好些。

  昨日在五福堂里闹了一闹,桃园是留下了,今日便立即定下了荣辉堂,侯爷对他这个庶长子还当真是看重。

  这么明摆的轻待,齐茂行自然不会听不出来,他抬头冷笑一声,面带嘲讽:“照你这么说,我若这时不叫你们进去,日后这门槛,便再锯不得了?”

  管事弓着腰,态度虽恭敬,口上却一点没让:“二少爷还是开开恩,叫咱们立时就将活干了,两下都便宜。”

  再说几句,许是齐茂行仍旧不许,这管事拱了拱手,竟就当真这般要带了人扭头就走!

  苏磬音站了起来,只她这会儿衣衫不整,却不好出去,正着急时,便又看见轮椅上的齐茂行又有了动作——

  他对着管事的背影,不急不缓拿起了手上长弓。

  身端体直,用力平和,拈弓得法,架箭从容,前推后走,弓满式成。

  伴着一声清脆的弓弦铮响,出弦的羽箭仿若一道惊雷,瞬间穿过管事布帽,箭端带着布帽,牢牢的钉在了树上的箭靶。

  正中红心。

  直到那靶上羽箭的颤动平息,管事才回过神一般,摸了摸自己发凉的头顶,面色惨白的双膝一抖,猛地跪了下来。

  一片静谧之中,齐茂行神色疏冷,声音淡然:“既是走了就顾不得回来,那也不必走了,有一人算一个,都在这候着。”

  “本少爷没开口之前,但凡有一个敢动的,先捂好了自个的脖子!"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