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成为“废人”之后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小说:夫君成为“废人”之后 作者:枭药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十七章

  太子殿下那是何等身份,自然不可能和普通上门的客人一样,叫门送帖子,在前厅甚至茶房里坐着,等着主人家得了信儿,出来迎了,再按着远近亲疏往府里头引。

  太子殿下亲至,若是提早便有知会,那自是要扫尘洒地,举门恭候,即便是临时起意突然驾到,也是要大开府门,毫不耽搁的一路恭迎的。

  因着这缘故,等到府里管事急匆匆的跑进来与府里禀告的时候,其实太子殿下早已进了门,已经在从外院进来的路上了。

  齐茂行与苏磬音原本也就是刚出花厅不久,齐茂行坐着轮椅,自然也走不了多远,两人在原地站定了,不过几口茶的功夫,身后是齐侯爷当前亲自扶着老太太,带着一堆浩浩荡荡的侯府众人赶了过来,往前看,一身玄色蟒袍的太子殿下也在众人簇拥下进了回廊。

  一前一后,正巧便汇集在了齐茂行与苏磬音所在的回廊拐角。

  按着长幼,老太太为首,行到最前,按着规矩,一面说着“见过太子殿下,”一面便要往下跪。

  身量适中,面上带笑的太子也是连忙上前几步虚虚扶了:“外祖母,您若这般折煞我,孙儿日后可是不敢再来了。”

  老太太有辈分放着,被太子亲自扶起了,剩下的就显然没有这样的体面,只能结结实实的跪下去,有那站的远没进到回廊的,便也只能跪在满是雨水泥泞的地砖上。

  当然,除了腿都废了的齐茂行,只能坐在轮椅上拱手为礼,在一众跪下去的人里,便显得很是突出。

  太子将老太太扶起,又叫了免礼之后,便自然将视线看向了他,开口道:“孤刚从宫里出来,也记挂着茂行的伤,既是路过,便顺道进来看看。”

  苏磬音就站在齐茂行的旁边,趁着这机会偷偷抬眸,打量了一眼这身着蟒袍、贵不可的国之储君。

  被身为太子太傅的苏老大人教导长大,苏磬音对着这位从前的三皇子,如今的太子自然是早有耳闻的。

  祖父对太子的评价也很简单——举重若轻,天生的帝王之才。

  旁的不说,只说太子并不是因为当初娘娘封了皇后才被封了太子,而是正好相反,是因为圣上先在一众儿子里属意了三皇子,才反之让当初的齐贵嫔先封妃后册后,正正经经的母凭子贵。

  单凭这一件事,就能知道太子其人有何等出挑。

  这会儿叫苏磬音当面看起来,便发现太子殿下的容貌身材倒未必有多优秀,至多也就是平平无奇。

  但他整个人只是站在这里寥寥几句,旁人就决计不会多注意他的长相,而是更多的被一种难以说的上位者气势吸引。

  这气质并不单纯是那种因为身份差距,手握权柄的,便叫人不敢违抗的高高在上。

  要叫苏磬音说的话,就是即便对方不是太子,没穿这一身太子蟒袍,放在人堆里,也会是处在中心,让人情不自禁信服追随的一种气质。

  是在遇上了什么天灾**,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会想也不想,毫不犹豫的按着他说的方向跑的那种人。

  齐茂行也是正了面色,恭敬开口:“属下无碍,劳殿下记挂。”

  太子神色平和,当着外人的面儿,说的格外真挚:“你救孤一命,这功劳孤是记着的,你且放心,便是太医署中都无能人,孤便遍寻天下,也要为你求得解毒之法。”

  齐茂行自是谦让谢恩。

  听着这话,旁人只是在一旁恭敬候着,老太太却像是想到了什么,退后一步,微微抬起胳膊,看了一眼一旁的大少爷齐君行。

  大少爷很是机灵,只是这么一个轻微的暗示,就立即闻弦而知雅意,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了老太太的胳膊。

  老太太眼神满意,就这般带着大少爷,很是自然的插了进来,擦着眼角,神态里又是欣慰又是悲痛:“茂行是殿下亲卫,护卫殿下原就是应当的,不敢称功。”

  太子殿下又夸又谢的说了几句,果然便将视线如愿的看向了老太太身旁的青衫少年,开口道:“这位兄弟倒是眼生,可是府里亲戚?”

  大少爷闻声低头躬立,恭敬却并不畏缩,落落大方重新见了礼:“草民齐君行,见过殿下。”

  这次是齐侯爷当前开了口,是一种与有荣焉的口气:“倒不是亲戚,这是君行,茂儿的哥哥,之前一直在国子监里读书,从不往外头乱跑,近几日才回来,难怪殿下不记得。”

  “哦?”

  太子似乎是有些诧异,闻瞧了一眼齐茂行,见他只是沉默着不置可否,便也沉静抬头,带着微笑微微颔首:“原来是君行表弟,也是自家人,倒是孤生疏了。”

  “哪里怪得了殿下呢?”

  老太太也是慈爱笑着:“都怪君行回来的少,也是他老子从前只拘着他读书,人都要读僵住了,老婆子瞧着不像话,这才叫着赶紧回来,茂儿八岁就进宫伴读了,君行便是差些,才更得多经些事,才能成人立业不是?”

  虽然老态说得多,太子殿下却毫无不耐神色,态度温和一一听了,这才抬眸垂问道:“既已入国子监,便是贡生出身,表弟是要再搏功名,还是出来谋个差事?”

  只要能从国子监结业,就有了贡生的功名,位同举人,理论上将便有资格授官了。

  当然,也就是理论上,这种“位同”的功名,到底与人家正经考出来的含金量不一样,家世寻常的贡生,便是有幸得了官也不会是什么实职,更不会有什么前途。

  因此若是有志气的,便并不会满足于此,仍旧是会寒窗苦读,接着往上考取功名,直到进士及第,甚至高中状元,才算是到了极处。

  太子殿下显然已经听出了老太太的意思,问他这话,便是想问问他自个的志向打算。

  太子来得匆忙,对此大少爷也是全无准备,闻之后,他暗地里深深的吸一口气,好容易才尽力控制住自己,强撑着平静回道:“草民自幼读书,圣人教诲一日不敢忘,只是空活十余载,只靠家中荫蔽,却是实在惭愧,若能学得所用,报效尽忠,便是草民平生所愿了。”

  听到这,一直沉默不的齐茂行抬头觑他一眼,神色里便闪过一丝冷漠。

  这一番话,听起来倒的确是两头不落,处处圆全,既说明了他虽然想当差,却并不是那等没本事没志气考不上去的,又顺手拍了一把马屁,表出了自个的尽忠之心。

  若是对着寻常的上官,想必是会心下满意,觉着他辞周全,是个苗子。

  可殿下是谁?那是从宫里长出来的国之储君,从小到大,什么人、什么事没见过?这明摆着侯府里因他废了,便要再送一个上去填上去的事,殿下如何看不出来?

  一个齐君行,辞便是再周全,周全得过朝堂中那些积年的老油子?

  当初宫中前前后后四个伴读,个个都比他齐茂行能说会道,处处周全,其中固然也有仍在殿下身边的当值的,可偏偏最得殿下亲信的,却还是在旁人嘴里“方头不律”的他,可见这八面玲珑的那一套,在殿下这会儿,未必是最能看得上的。

  若今日这事,是他心甘情愿,且提早就已知道的,他必定会提早提醒这庶出兄长在殿下跟前忌讳喜好。

  但既是已然闹到了这一步,他自然便没有这样的兴致,只是冷眼看着齐君行思虑良久,处处小心的说了这自以为万无一失的话。

  太子殿下的面上还与方才一般,点点头,温和且矜贵:“既是如此,表弟若不嫌弃,便来孤的詹事府里做个司义郎罢,这差事得空,也不耽搁读书。”

  历来的规矩,太子的东宫便是另一座小朝廷,凡是朝中有的,太子身边的属官便有一份一样的,一旦太子登基,身边的这一套亲信,便都可立时跟着去朝中补上。

  而司义郎这职,若是放在朝中,便属于官职虽不高,却是日日都能面圣的天子近臣,若是能得圣人看重的,便是实实在在的位卑权重,逢上机缘,一跃成为钦差重臣,封疆大吏的都不在少数,不容小觑。

  当然,若是不得重用,那权重没有,就只剩个位卑了。

  虽与想象中的不大一样,但有这样可期的前途在,侯府众人也都并无什么不满,一个个感恩戴德、又惊又喜看着齐君行谢了恩。

  老太太还想请太子进内小坐,但太子殿下却只是摇了摇头:“不告而来,原本就是恶客,孤不过一时起意,想来瞧瞧茂行的伤势罢了,便不多扰了,回去路上与茂行说几句话,便也该去了。”

  这是太子,金口玉,旁人也不敢多劝,见状一个个的又重新行了礼,便看着太子利落转身,只带了齐茂行夫妻朝外行去。

  苏磬音默默跟着走到了回廊尽头,记着太子是要齐茂行说话,下了台阶之后,便识趣的福了福身:“妾身告退了。”

  太子神色温和:“孤从宫里带了些温养之物,还劳苏姑娘一并带回去。”

  通常来说,女子嫁人之后,都是跟着丈夫的身份称呼的,太子却按着娘家时的姓氏称呼她为苏姑娘,便叫苏磬音有些诧异,一时愣了一瞬。

  像是看出了她的迟疑,太子解释道:“太傅对孤教诲之恩,孤还记在心里,苏姑娘是太傅一手教导,若论先后,你我倒该先以同门兄妹的情分来算。”

  “不敢。”细算起来,太子如今也不过二十出头,比他们也大不得多少,但站在他面前,对着这样的话,苏磬音也颇有几分当不起的惶恐。

  和太子论师兄妹?

  得了吧,什么叫天生的帝王之才?帝王,目之所及皆为臣下。

  给人当奴才是一桩容易事吗?祖父在太子这儿都从来不敢自居师长呢,她胆子小得很,皇家这种存在,她还是敬而远之,离的越远越好。

  因着这缘故,就算太子态度语都是这般客气,苏磬音也是格外的小心翼翼,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提,只等说罢,便丁点不耽搁的立即回了去。

  “不愧是亲祖孙,苏姑娘与太傅,倒是一脉相承。”

  太子看着苏磬音的背影,带了些回忆的神色,笑着感叹了一句,扭过头来,又随意道:“只你偏是个一根筋的,倒是可惜了。”

  齐茂行闻也有些动容一般,半晌,他方才握紧着手心低下头,神色复杂道:“是属下没有这个福气,对不起她。”

  太子殿下不是个会多臣下内宅私事的,只因着苏老爷子的关系感叹一句之后,便又转了话头道:“你那兄长,是怎么回事?”

  齐茂行回过神来,对此没有遮掩,也没有诉苦,只是平淡道:“是府里着急了些,殿下恕罪。”

  太子殿下也是从宫中一串儿的皇子兄弟里走出来的,对母家侯府的情形又早清楚,如何会猜不出其中蹊跷?

  只一句话,他眸中便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了然。

  不过这等家务事,原本就最是说不清的,更何况齐侯府到底是他的母家,尤其齐茂行自个都已然应下了。

  太子虽心中自有打算,却也并没有多问,摇摇头,压低了声音,便开始提起了正事:“你的伤势如何?”

  齐茂行回的认真:“多谢殿下解毒,已好了大半,若要与从前无异,也就将养一月功夫。”

  “一月……倒也够了。”

  太子的面带沉思:“你好好养伤,等进了夏日,我便寻个由头,送你出京“解毒”去。”

  他的毒早就解了,一个月后,只怕刀口都也已经结疤,送他出城,自然不会是“解毒养伤”去的,而是另有差事给他。

  如按着殿下殿下提过的,这差事,用得着他领军带兵的本事,却绝不是能放在明面上的,只能让他借着“残废解毒”之名私下里干,那么……

  对方说的平常,但齐茂行闻,心下却是忍不住一跳:“殿下,宫中,可是生了什么变故?还是陛下的身子……”

  陛下早些年就已是病的厉害,只这一口气撑着,说去就能去的,家里祖母这般着急,想必也就是担心拖得迟了,赶不上这一一口气。

  “也不必着急,未雨绸缪,总不是错事。”看着齐茂行的郑重,太子殿下反而笑了。

  说罢,他没有多,只以手遮目,看了看西边已经透出了一丝的霞光,声音宁静:

  “瞧,才阴了没半日,这天就要晴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