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成为“废人”之后 第77章 第 七十七 章

小说:夫君成为“废人”之后 作者:枭药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七十七章

  齐茂行说的实在没错,单论热闹,整个京城里也再没有强过四象街天桥的地方。

  这个地方一无风景二无名胜,能看的热闹,全凭着一个人多,因为地处正中,赶集的、杂耍的、摆摊的、过路的……

  上到达官显贵、下至三教九流,车走马行,只将街上挤得熙熙攘攘,摩肩擦踵,不夸张的说,人活这一辈子,从生到死,衣食住行,需要的任何一件东西,都能在这四条街上找着。

  这四象街平日里就已经足够热闹,今天还又遇上过节,便愈发比平日里还吵嚷了几倍不止,一人的小轿还略好些,若是骑马赶车进来,那是实实在在的寸步难行,只叫苏磬音时隔多年,又十分新鲜的重新体会了一把堵在路上的久违感觉。

  因着这个,奉书只刚把车赶到了街口,便寻了一处地方停了下来,齐茂行掀起车帘看了看。

  只开了薄薄一层车帘,外头各式各样的叫卖声、说话声、叫好声掺和在一处,便最终形成了一种环绕式的嗡嗡声响,一股脑的朝着车内冲了进来。

  当然不好听,但却格外的具有鲜活的市井人气。

  也是苏磬音远离了许久的喧嚣。

  齐茂行倒是毫不在意的模样,只转头与对面的苏磬音开了口:“再要往里,就得下车走着逛了。”

  难得能看到这般场面的苏磬音,自然也不会在意这么点走动的辛苦,闻立即应了一声,便转身拿起了刚刚在路上,买的帷帽来。

  齐茂行见状,有些不解:“你戴着这个,不嫌憋闷吗?”

  苏磬音摇摇头,解释道:“当然不舒服,只是打小娘亲就教我,出到外头,人多眼杂,这样才算是教养,也免得被那外头闲人窥视了去,平白生出麻烦,就是毁了自个的名声。”

  齐茂行便笑了笑,只认真道:“可如今你娘亲又不在眼前,有我在,也不会出什么麻烦。”

  听着这话,苏磬音一时倒是一愣。

  大热的天,谁也不耐烦再带着累赘的帷帽四处走动,只是苏磬音自打来了这个世界,被关的久了,猛不防的这般“放肆,”一时却反而有些迟疑。

  像是看出了她的犹豫,齐茂行又伸手掀开了面前的车帘:“这不是绫罗街,也不是宫门侯府,你只瞧瞧,外有当真戴这东西的,反而并不多见。”

  苏磬音抬头看去,果然,只刚到街口,就已能看出街上格外的热闹,男女老少,来来往往的都能瞧见。

  正经大户人家的夫人闺秀平常不会到这地方来,而平常的庶民百姓们,少有能让妻女待在家里只管操持家事的,许多姑娘妇人自个还要出来给人浆洗衣裳、做些手艺贴补家用,自然,也没有余力顾忌这些讲究,因此这四象街上,女人们包着头巾、挎着篮子采买来往并不少见,便是摊贩里,抛头露面、当街叫卖的女人也不缺。

  苏磬音甚至远远的还瞧见不远处有个杂耍的摊子,里头踩在人脚上翻跟斗的小姑娘,只穿着一件半臂衫子,白嫩嫩的胳膊都直接露了半截出来!

  简直与她上辈子的街上遇着的都不差什么。

  也正是这一幕,忽的就唤醒了苏磬音压抑了十几年的不平意气。

  对啊,出门逛街不遮脸而已!这么正常的事,她到底有什么好纠结的?

  也是先在苏家、后在侯府,一个个四方的后院憋屈的久了,社会风气如此,她表面不明着反驳就算了,怎么心里也开始认同这种没道理的所谓规矩来?

  她这是都干脆自我驯化了!简直是白白重活了这一次,连人家正经的土著都比她还随性开化些!

  一念及此,苏磬音揉了揉脸,一甩手便也将拿帷帽扔到了一旁去:“你说的对!不戴了!”

  看着她这幅几乎有些恶狠狠的模样,齐茂行愣了一瞬,神色间便也忍不住的柔了起来,露出了满面的笑意,一时间双眸熠熠的,只想多看几眼这样的苏磬音。

  不过见苏磬音说罢之后,便一甩手作势要起身下车,齐茂行便也不得不回过了神,连忙提醒了,街上人多,身上头上的零碎首饰,能卸的,自然最好还是先卸下来,若不然,不说容易招来手脚不不干净的妙手空空儿,人来人往的,挤脱了也是再找不回来的。

  苏磬音便也立即应了,头上最是显然的鎏金衔珠多宝步摇是第一个放下的,肩上的珊瑚珠金璎珞圈,腰间的暖玉禁步,连耳垂脖子上戴着一套珍珠耳坠项链都一道解了下来,除了要插头发的两只钗子,与几支小扁方簪,剩下就只是手腕上带了一对白玉镯用来收帕子。

  好在因要去见太子与太子妃,他们两人穿的衣服都是端正庄重为主,料子当然也是好料子,但因颜色都是深色系,又没有首饰配件,走在喧喧嚷嚷,还动辄便能遇到穿金戴银的富豪商人的四方街上,当真是丁点都不显眼,

  齐茂行坐着轮椅,坐起来自然不快,但在这样的热闹地方,便是腿脚没毛病的人,也不会有多快。

  苏磬音一下马车,便先兴致勃勃去围观了相隔不远的杂耍,翻跟斗蹬大缸、吐火转圈这些都是最起码的,难得是最后十几个人,就这样完全不借助任何东西,一个攀一个的生生叠出了十人高的罗汉,爬到最后一个瘦小的小男孩时,这一串人都已经竹竿一般的摇摇晃晃,只叫人仰着脖子看的胆战心惊。

  虽然花样不算新鲜,但这么近距离的观看这样的表演,效果还是十分震撼的,第十个小孩稳稳站起来后,周遭的欢呼喝彩声只如响亮的震耳欲聋。

  当然,这么危险的动作也没有维持太久,只两息功夫便立即一个个垮了下来,但尽管如此,十个人站成一排齐齐抱拳讨赏时,也是下起了一阵不小的铜钱雨。

  苏磬音来的迟,只在最外圈看了一个尾巴,也激动的把手心都拍红了,忍不住叫奉书上去,打赏了一小块银角子。

  齐茂行早已见过,对杂耍的兴趣倒还有限,倒有大半的心神,都放在了观察身旁的苏磬音上。

  好在这一次,苏磬音面上的欢喜与激动不是稍纵即逝的。

  一路上各色各样的新鲜玩意实在是太多了,看罢了杂耍才走两步,她便与路过的老妇人两个铜子买了几根编好的五彩花绳,同样是祛毒辟邪的五彩绳,但能拿出来卖的,却总会有些额外的花样手艺。

  苏磬音有些爱不释手的翻看了一阵这很是精致的绳结花样,自个手上带了一个,还弯腰给齐茂行的手腕上也缠了一个:“回来的急,咱们都没顾上准备,戴一圈五彩绳,也算是过节了!”

  齐茂行抬着手,老老实实的叫苏磬音给他系了,之后低头看了看自个的手腕,方才还压根不以为的五彩绳,一时间也莫名的觉得格外的精巧顺眼起来。

  他抬起头,正要说些什么,但苏磬音却已放下了这茬,又径直跑去看起了另一面的花灯,拉着石青你一我一语的边说边选,压根顾不得多理会他。

  齐茂行见状却也不生气,只叫奉书推着他,一点不着急的默默跟着,只瞧着已很是高兴的满面带笑。

  直到路过一处套圈的摊子,苏磬音才忽的想起了身后的齐茂行,主要是想起了他那一手漂亮至极的飞刀暗器手艺。

  “二爷,这个套圈,对你来说,是不是也就是小菜一碟?”她的杏眸亮晶晶的,看向他的视线里,满带着欢喜与期待。

  在这样的眼神下,齐茂行只觉着脑子都有些晕乎乎的发飘,他大手一挥,说的干脆利落:“你想要套哪一个?”

  苏磬音眼神一亮,一点不客气:“套那个最难的!”

  齐茂行闻扫了一眼,最难的,是放在最角落的,一只拿绳子绑起来的活生生的大白鹅。

  在苏磬音的要求下,齐茂行一点没思考她要这一只大白鹅作甚么,只等着拿到了竹圈,稍微在手里掂量了掂量,便极有把握的忽的一抖——

  那一边轻一边重的小竹圈,便活像是长了眼似的,生生的在半道改了一个弯儿,扣着那大白鹅的长脖子就套了进去!

  这一手实在是漂亮,竹圈一落,方才瞧着他坐着轮椅,并不看好的路人便都忍不住的叫了一声好,连摆摊的小贩,都十分真挚的连连恭贺了起来,只说公子实在是好运气,又夸苏磬音实在是好眼力,他这一只大鹅,是拿精粮食好好喂出来的,看家吃肉都是最好不过!

  摆摊的小贩都这般大气,倒叫苏磬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她刚才其实没觉着这大鹅也是奖品之一,其实是看中了另一头的细颈花瓶的,这时候也不好再叫齐茂行去套,总觉得有些欺负人似的。

  齐茂行还在一旁意气勃发的问着她还想再要什么?

  在宫中得了殿下夸赞升他做统领将军时,只怕都没有这般意气风发。

  不过苏磬音最终却还是在他失望的眼神里摆了摆手,只是带着这一只大白鹅转身离去了。

  不过他们这一路逛过来,苏磬音已经买了不少杂七杂八的零碎,都是奉书与石青提着,这会儿拎着这个活生生的大白鹅之后,一时间还当真有些拿不了。

  苏磬音笑着道了一句歉,便又提议道:“若不然,我们在这等着,奉书你们先回去往车里送一回?”

  奉书原本有些犹豫,直到齐茂行也开了口,想着离马车还不远,的确费不了太大的功夫,才点头应了:“街上乱,二爷二奶奶千万等着小人回来!”

  苏磬音自然应了,瞧着奉书与石青两个都是双手满满的往回折了去,与齐茂行一起让去了路边。

  “午膳都没来得及用,你肚子饿不饿?”苏磬音低头问起了身旁的齐茂行。

  也是凑巧,刚说起吃的,苏磬音一抬眼,便也看见一旁有卖粽子的。

  和平常的粽子不同,这一家卖的叫做福气粽,只用一片粽叶就能包成一个,也就手掌掌腹大小,小巧玲珑,实实在在的一口一个,只能尝个鲜。

  事实上这原本也不是为了填饱肚子用的,价格不贵,内里包的也并非寻常的甜咸口味,所谓福气粽,便是里头包的着内容,除了糯米之外,什么东西、什么口味都有。

  甜枣花生,芝麻肉块,草木花瓣,所有的东西都有一个好名头,红枣是“早生贵子,”花瓣是“鲜花着锦,”除此之外,还有“步步高升、节节开花……”不一而足,甚至运气好的,还能直接吃着一个铜板,就等于白得了一个粽子尝味儿,外加一个“财运亨通”的好兆头。

  便是偶尔有吃着苦味道的,就是“苦尽甘来,”酸的人龇牙咧嘴,便叫做“笑口常开。”

  还别说,这样的节日里,这样新鲜的花样,还新鲜有趣,味道也还不错的福气粽,卖的也是当真不错。

  苏磬音瞧着,也忍不住生出了些兴趣来,推着齐茂行上前,给他们俩一人拿了一个。

  齐茂行素来讲究,旁的且罢了,他是当真怕自个真的吃出一个铜板来。

  那铜板不知辗转多少年,过过多少人的手了,也不知店家洗的干不干净,哪里是能入口的?

  但因是苏磬音给他递过来的,齐茂行心底虽不愿吃,但又发现自个竟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他解开粽子,没入口,先掰开瞧了瞧,决定如果是旁的且罢了,如果当真是铜钱,就算是苏磬音硬叫他吃,他……他也决计不……

  呸,算了,他先看看是不是再说罢了,这见鬼的男女之情!

  这么想着,齐茂行颇有几分小心的低头看去,还好,包着的就是一个寻常莲子。

  或许是他剥粽子的神情实在是太过郑重小心了,卖粽子的老者留意之下,眼尖瞧见了,便也立即笑呵呵的高声道了一句:“先苦后甜,这是苦尽甘来!”

  “哎,还真是,好兆头呀。”苏磬音也笑眯眯的看了看他,小口咬了咬自己的加糖甜粽子。

  齐茂行愣了一瞬,低头将粽子一口吃进了嘴里。

  莲子苦涩,嚼到最后,配着糯米的香味,却又隐隐吃出了一丝甜味来。

  他抬头看着面前浑身上下,都满是鲜活与喜悦的苏磬音,又低头看了看手腕上被苏磬音亲手系上的五彩绳,忽的也不得不承认,店家说的没错——

  当真是苦尽甘来。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