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1169章 满屏的绿光,大写的危

小说:时空之头号玩家 作者:风上忍 更新时间:2022-09-26 03:30: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放学铃声响起,身穿统一样式校服的高中生们陆续开始离校,成群结伙的追打笑闹着,毫不避讳的互相商讨着待会要去哪里玩耍。

  罗戒不由得心生感慨,这也就是二次元世界才能出现的理想画面,要是搁到现实世界,不安排三五个补习班都算没念过高中。

  宁可累死自己,也要卷死同学。

  快一个小时过去,眼见校门内出来的学生越来越少,罗戒却始终没有见到紫之宫夏花的身影。

  他索性叫住了一个路过的男生,问道:“同学,你认识紫之宫夏花吗?她怎么还没放学?”

  “啊?你是说紫之宫前辈?”罗戒显然找对了人,这个一脸老实相的男生提起紫之宫夏花语气中充满了激动与憧憬,“前辈是合气道部的主将,今天刚好有社团活动,算时间应该很快就会结束了……请问你是?”

  “这个问题你应该先问啊,笨蛋。”罗戒伸手按在老实脸男生的脑袋上,笑道:“别紧张,夏花的姐姐是我妻子,我是她姐夫,来接她放学的。”

  “哦,原来是姐夫。”

  “滚,谁让你这么叫了?你这熊孩子一点都不老实,白瞎你这张脸了……赶紧回去写作业吧,路上别进游戏厅啊!等等,我看看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成人了吗你就看成人杂志?没收!”

  老实脸男生捂着脑袋狼狈而逃,罗戒满意的点点头,坐在路边的花坛上带着批判色彩的审阅起那本毒害青少年的杂志。

  哼,资本主义拜金思想的余毒,真是太腐朽了,太堕落了……吸熘。

  就在罗戒愈发义愤填膺之际,几个年轻人的窃窃私语毫无征兆的传进了他的耳中。

  真不是有意要偷听,没办法,对比这个世界的普通人,他的听觉还是太灵敏了。

  “小杰,我要的东西呢?”

  “已经托人买到了,绝对真货……不过,雄鹿君,你真的要这么做吗?这玩意可是犯法的。”

  哎呀?自己是不是无意中闯入什么可怕的交易现场了?

  罗戒不动声色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偷瞄一眼,只见一个长着驴脸的黄毛男,正跟一个相貌矮小的猥琐胖子,鬼鬼祟祟的交易着什么。

  好在两人穿的都是诚深学园的校服,而不是黑西装之类,不然罗戒就得担心会不会被人一棒子敲昏强灌4869了。

  不能再想了,那魔性的旋律都在脑子里响起来了,噔噔,蹬蹬,噔噔蹬蹬……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罗戒正准备带着杂志换个地方,驴脸黄毛的一句话又让他坐了回去。

  “没事,紫之宫夏花那女人一看就知道现在正处在谷欠求不满的发晴期,以我雄鹿胜的本钱再加上你的药,还不怕她乖乖就范?”

  “是你的药。”猥琐胖子赶紧强调。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驴脸黄毛一脸嘲讽的拍着胖子的圆脸,“放心吧,就算出了事,我也不会把小杰你供出去的……再说,我早就准备好了录像机,有现场视频在手,谅那个女人也不敢说出去。”

  艸!这特么是提前进入黄毛路线了吗?

  山野勇太危!

  再抬头,只见那驴脸黄毛雄鹿胜已经带着一群狐朋狗友走向了校门,迎上了刚刚结束社团活动的紫之宫夏花,几名女生热情的邀请她同去卡拉玩耍。

  罗戒正要上前截住这伙人,一个念头突然从脑中闪过,当即扔掉那肮脏不堪的杂志,悄然躲进了树荫的隐蔽处。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

  他对紫之宫夏花又没有监护义务,更不可能每时每刻跟在她的身边替她挡那些明枪暗贱,倒不如借这个机会让她认清驴脸黄毛雄鹿胜的真面目,打个永久免疫的预防针。

  罗戒当前的身份本尊就是个路人脸,哪怕不用伪装,混迹在往来的路人中也毫不起眼。

  就这样,他暗中跟随着雄鹿胜一行人来到附近商业区的一家量贩。

  待几人进入大门后,罗戒站在路对面稍微等待了几分钟,估算着对方差不多应该进入包厢了,才径直推门而入。

  “先生,请问您几位?”

  “刚才有几个穿诚深学园校服的高中生,他们在哪个包间?”

  前台服务生居然还挺有职业道德,眼神闪动似乎在猜测着罗戒的身份,口风咬得死死的:“抱歉,先生,我们有规定,不能随便透露客人的信息……如果是朋友,您可以打个电话,让他们来人接您一下。”

  “来,你过来一下。”罗戒一脸和善的揽着服务生的肩膀,半强迫的将他带到走廊的角落,“其实呢,我是诚深学园的老师,专门负责学生风纪……这是我的工作证。”

  一张万円大钞隐蔽的塞进服务生的口袋,后者立刻露出了一个标准的服务式微笑,热情道:“我这就去帮您开个包厢,隔壁客人可能有点吵,如果打扰到您,我会再为您更换房间。”

  幼西。

  果然没有什么服务生是一张大额钞票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两张。

  进入包厢,罗戒随手反锁房门,掏出贝爷的小刀这也是目前他能从储物空间中取出的唯一装备,轻而易举便在包厢的隔断墙上开了个观察孔。

  隔壁房间内的景象尽收眼底。

  起初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一群高中生轮番唱歌做游戏,随着气氛逐渐被炒热,有人从挎包掏出了偷带的啤酒,换掉了原本桌上的果汁饮料。

  紫之宫夏花似乎并不喜欢喝酒,但碍于现场的气氛,只能象征性的开征性的开了一罐摆在面前。

  途中,几名女孩子结伴去卫生间,驴脸黄毛雄鹿胜终于找到了机会,将那瓶神秘药水倒进了紫之宫夏花的那罐啤酒中。

  做完这一切没多久,紫之宫夏花返回包厢,见只有雄鹿胜和那胖子小杰两人,不由愣了一下。

  “由莉佳她们呢?还没回来吗?”

  “可能去买零食了吧?”雄鹿胜端起两人的啤酒,来到紫之宫夏花的面前,“正好,趁着现在人少,我向紫之宫同学你道个歉上次是我一时犯浑,冒犯了紫之宫同学,还希望你能原谅我。”

  紫之宫夏花虽不想喝酒,但见雄鹿胜说得诚恳,碍于面子只好接过对方递来的易拉罐。

  就在这时,包厢门被推开,罗戒径直走到满脸错愕的紫之宫夏花身前。

  “姐夫,你怎么来了?”

  雄鹿胜本想发作,听到紫之宫夏花对罗戒的称呼,立刻有些心虚,强作笑容道:“既然是家人来找你,紫之宫同学你就先走吧,改天我们再……”

  彭!

  雄鹿胜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整个人腾空而起,数秒后根部传来仿佛撕裂般的剧痛,颇为健壮的身体如虾米般蜷缩在地上抽搐着,脸色煞白险些昏死过去。

  “姐夫,你这是?”

  紫之宫夏花下意识扯住了罗戒的胳膊,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罗戒如此暴力的一面。

  “现在给你上一节社会实践课不要轻信任何一个所谓的朋友。”

  话音落下,罗戒突然一把扯过试图从他旁边偷偷熘走的胖子小杰,将那瓶加量加料不加价的啤酒强行给他灌了进去。

  走廊内。

  罗戒轻描澹写的按着包厢大门,任凭里面的人如何捶打哭求,全然充耳不闻。

  不多时,里面便传来了“杰哥不要啊”的惨叫声。

  紫之宫夏花的脸色瞬间白了,双手紧抓着罗戒的衣襟,将头靠在他的胸口,才勉强支撑着身体没有瘫软下去。

  罗戒安慰般的轻拍着紫之宫夏花的后背,转身再次走进包厢,没有理会角落里的两名哲学摔跤手,抽出摄像机内的储存卡,随手揣进了口袋。

  ……

  回家的路上,紫之宫夏花始终一不发。

  罗戒知道她需要一些时间去接受被朋友出卖的残酷现实,也便没有再对她进行任何说教。

  冰箱里还有头天晚上的剩饭剩菜,放在微波炉中稍稍加热,两人算是对付了一顿简单的晚餐。

  饭后,紫之宫夏花拾掇好碗快走进浴室,罗戒也返回房间,惯例打开电脑搜索贝隆市最近发生的新闻事件。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赤足的脚步声停在了卧室的门口。

  “夏花,有事么?”

  罗戒合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转过身,童孔不由得微微一缩。

  以往的紫之宫夏花即便再随意,在他面前也会穿着相对正式的睡衣,而今天却只围着一条擦身的白浴巾。

  潮湿的长发有些微卷的搭在肩头,年轻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白玉般细腻的色泽。

  罗戒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既视感。

  东阳里危!

  “夏花,你不去早点睡吗?明天还要上学……”

  罗戒试图通过岔开话题来破坏眼下这微妙的气氛,却被紫之宫夏花强行打断,只见她举起手中的手机,面无表情道:“姐夫,这个人……是你吧?”

  咦?难道不是要说雄鹿胜那件事吗?

  手机上,播放的正是由圣华学院田径少女加藤美樱录制的生活指导视频。

  罗戒:“……”

  这特么到底算是什么神展开?

  “好吧,是我。”

  对陌生人否认或许还能蒙混过关,但紫之宫夏花对他不是一般的熟悉,既然能主动问起这件事,就说明早已确认了视频中他的身份。

  得到罗戒毫不掩饰的肯定回答,紫之宫夏花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你拒绝让姐姐去当龟藏乡三秘书的事情,姐姐对我说起过……姐夫,为了这个家,真是辛苦你了。”

  “还好吧……其实也不算是很辛苦。”罗戒扯了扯嘴角,跟妻妹讨论这个话题真特么不是一般的尴尬啊,“那啥……赶紧回去换衣服吧,别感冒了,待会你姐姐就该回来了。”

  “姐姐刚才发了短信息,说是要凌晨才能回来……要我们两个先睡。”

  紫之宫夏花忽然伸手拉住罗戒的衣襟,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胸口,一如之前在走廊时的娇弱姿态。

  “相信我,你姐姐绝不是那个字面意思。”

  “但……我是。”紫之宫夏花鼓足勇气勐的抬起头,深紫色的美眸中仿佛藏着整个星空,“难道她们可以,我就不可以吗?”

  “……你和她们不一样。”

  罗戒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硬挤出这么毫无说服力的一句话。

  “因为我是姐姐的妹妹么?”

  紫之宫夏花低垂的额头,眼角流下两行清泪,嘴边却忽然扬起一抹病娇式的微笑。

  “但是……姐夫,你也不想这个视频被姐姐看到吧?”

  s..book256582886074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时空之头号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