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将加冕为王 第四百九十六章 十三人合议

小说:我必将加冕为王 作者:空痕鬼彻 更新时间:2022-08-09 15:17: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就在法比安苦恼于自己白激动浪费精力的时候,已经把“伊丽莎白·莱蒙”列入失踪与死亡名单,不知道底牌马上要被掀干净的圣战军统帅部,还在就战后怎么处理善后事宜,以及接下来针对自由邦联的作战爆发了新一轮的争吵。

  量变引起质变,这句准则对现在的圣战军同样适用,但绝对不是向好的方向。

  虽然裁决骑士团自己放狠话,表示“红手湾大捷”绝对是此次圣战至关重要的决定性一役,但实际情况大家自己都清楚——城内的旧神派是自己离开的,和损兵折将的骑士团没有半点关系。

  原本准备赌上半个骑士团,整个圣战军和使徒卢恩“一命换一命”的格拉德·曼弗雷德,万万没想到居然在最不可能出错的环节爆出了问题:慈悲之心被击坠,底牌菲勒斯死亡,之后更是一系列滑坡,不得不用放过自由邦联和芙莱娅为条件,换取了体面收场。

  甚至就连这也是看在瀚土圣战军的面子上,由莱昂和勒诺两个中间人负责调停交涉才实现的…很好,现在大家都知道瀚土圣战军也是货真价实的内鬼了。

  连瀚土都已经“不再可靠”,另一边已经被公认为“老好人”的路德维希·弗朗茨更不用说,信得过才有鬼…亚瑟·赫瑞德更是已经被认定被对面收买策反,背后是以罗兰,贝尔纳两大家族为首的帝国北方豪门,费尔南多·赫瑞德统帅的帝国常备军,更不可能为了教廷的圣战打注定损失惨重的攻坚战……

  所以现在圣战军统帅部还能信得过的,只有菲勒斯爵士发动各地信徒组织的三万人,已经基本残废的艾德·勒文特军团,总兵力不过四万人出头,战斗力也十分可疑。

  貌似实力雄厚,对自由邦联可以说绝对碾压的圣战军,在抛出这些“形迹可疑,有墙头草倾向”的盟友后,真实兵力已经与自己的敌人相差无几;唯一的优势不过装备更精良,同时拥有一支规模庞大的舰队而已。

  但现在自由邦联沿海殖民地基本已经丢了个干净,接下来他们只能撤往长湖镇和灰雪镇这些内陆殖民地,战舰又不可能上岸…于是这最后的优势也等于没有。

  指望四万人打垮自由邦联,这显然不现实;作为圣战军名义上的总指挥,菲勒斯能做的就只有尽可能团结他眼中给这些“不可靠”的盟友们,确保他们至少还愿意装装样子,不至于真到了战场上一枪不放充当背景板。

  而想要获得多少,就必须先付出多少…既然要求别人不反抗自己的命令,最起码也要有一个足够诚恳的态度。

  菲勒斯给出的筹码很简单——承认错误,外加罢免自己的上司,格拉德·曼弗雷德。

  ……………………

  “……鉴于在红手湾战役中,格拉德·曼弗雷德未能执行原定计划,擅作主张,抗拒各军团的合理建议,鲁莽行事;虽取得了一定的战果,但付出了极其惨重的损失,在圣战军内部引起较大混乱与争议,因此统帅部决定免除其职务,改由菲勒斯爵士担任军团总指挥……”

  灯火昏暗的营帐内,一个略带不安的青涩声音在所有人耳畔回荡;参与会议的众人表情玩味:或是打量着面无表情的菲勒斯,或是与身旁的“同事”窃窃私语,或是面带冷笑……

  嗯,反正谁的注意力也都不在会议上面。

  本来嘛…统帅部,或者说教廷准备说些什么大家都是清楚的;自由邦联依然存在,卢恩家族的势力依然在新世界盘根错节,圣战就不可能轻易结束,能开出的价码当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作为各方势力的领军者或代表,大家当然也明白教廷的想法,原本因为教廷的强势,不得不屈从而已;但现在情势逆转,变成了教廷需要圣战军的支持,自然不会再轻易表态,甚至连装装样子都懒得装了。

  对于这个结果,菲勒斯自己也是心知肚明…但作为裁决骑士团大团长的副官,当众从团长手中夺权的行为虽然是教廷命令,但在同伴眼中已经基本等同于叛徒。

  这意味着和格拉德相比,菲勒斯更需要来自圣战军的支持。

  “…情况大致就是如此,但我本人并非一名优秀的军事家,更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抬手拦住了还在汇报的书记官,菲勒斯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在座众人:

  “因此接下来的战斗,会在这方面更加仰仗诸位;简而之,就是恢复统帅部来之前的军团长合议制度。”

  “当然,并不是说让大自行决定接下来的军事行动,而是在大的方向下,确认部署和配置等等细节方面的问题。”菲勒斯深深吸了一口气:

  “后勤物资方面,只要是商量好的数字,统帅部绝不回绝;各军团的战功,由各军团长自行汇报,统帅部不会进行监管;战后的奖赏,也由合议决定,这…就是我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

  面色凝重的他缓缓起身,带着深切的目光微微颔首,环视了一圈在场的各军团首领们。

  “我有一个小问题。”

  莱昂突然开口道,直接挡住了还想阻拦他的勒诺:“既然是合议制度,那请问哪些人有与会的资格?总不能像之前那样,统帅部希望谁就是谁吧?”

  “没错!莱昂殿下希望确认会议人选的范围,也仅此而已,还请不要对殿下的话产生任何误解!”勒诺赶紧补充一句。

  “当然不会。”

  菲勒斯微微一笑,非但没有不高兴甚至还很感激,毕竟要没有莱昂站出来弄得全场沉默,自己最后说不定真得妥协:

  “既然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将圣战进行到底,为此而借助诸位的力量,那当然要最大限度的尊重大家的想法,因此人选安排方面,我现在有一个比较初步的建议。”

  “首先,圣战军六个军团的军团长必须列席;即便因为某些缘由无法出面,空出的席位也应当由相应的军团派人参加。”微微一顿,举起右手的菲勒斯竖起了食指和无名指:

  “而后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圣战军内部除了参战人员,也涉及到各方之间的协调;因此我提议各军团代表应再提议一名人选参加。”

  “这样一来,会议就有了十二人组成,但这只是理论上的…同时作为本军团的军团长和总指挥,我愿意放弃我的推举权,但作为交换,裁决骑士团大团长格拉德·曼弗雷德,他必须出席。”

  “可以!”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营帐内响起,说话的亚瑟军团代表:“也就是说加上您本人,这个所谓的合议制度还是十二个人是吗?”

  “除了我,就是十一人。”菲勒斯微微颔首,轻笑道:“我认为这是个非常合理的人数;既能照顾到大家的意见,又不至于形成无法做出决定的局面。”

  说话的同时,他的脑海中仿佛有一个算盘正在劈啪作响。

  菲勒斯的主意很简单:首先自己和大团长同阵营的,有他在至少可以给裁决骑士团一个交代,也能枪口共同对外;但其它军团并不是这样。

  首先就是亚瑟·赫瑞德背后分别是三股势力,他自己出身的赫瑞德皇室,罗兰与贝尔纳为代表的北方豪门;一个名额还好,两个怎么分都不合适;

  费尔南多军团也是相同情况,本人是皇帝的忠犬,但不等于其他将领也这么想;以前地位有别受压制,现在都是合议制度十一人之一,凭什么还要继续听计从?

  艾德·勒文特军团更是一盘散沙,两个名额自然是继续分化他们的手段;路德维希·弗朗茨和威廉·塞西尔,莱昂·弗朗索瓦和勒诺·艾曼努尔,两家都是中央派和地方派势力的首脑,多出的话语权肯定会令他们彼此爆发出原本就存在着的矛盾。

  换句话说看似是一对十一,实际结果却是二对九个一,自己有充分的余地在他们当中分化瓦解,利益拉拢,或迎头痛击,从容调度。

  貌似是尊重对方的退让,实际上是在稀释几个军团长的话语权,让自己真正有和他们交涉谈判,指挥军团作战的可能;而且说起来冠冕堂皇,根本不怕他们不同……

  “我不同意!”

  依然是不顾勒诺的劝阻,莱昂突然站起身,对着菲勒斯冷冷道:“这样的名额分配看起来很公平,但实际上根本不可能所有人都照顾的到!”

  “……我不明白。”

  菲勒斯的嘴角抽搐了下,但还是不得不克制着保持微笑:“那么是谁的利益,没有被照顾到呢?”

  “当然是您麾下的圣战军们了!”莱昂毫不犹豫道:“就因为您大度谦虚的退让,导致他们没有了自己在合议制度中的代表,只能对我们共同做出的决定听计从。”

  “这是什么道理?大家都是为秩序之环而战,不惜横跨汹涌海来到陌生土地的圣战士,凭什么就他们不能发声,只能被代表,被牺牲?!”

  慷慨激昂的话语振聋发聩,掷地有声,以至于菲勒斯整个人呆若木鸡,完全僵在了原地。

  但这并不是因为被对方的话所感染而羞愧,纯粹出于一种完全想不通的莫名其妙——莱昂·弗朗索瓦,他在想什么?

  大家都在说蛋糕怎么划,权力怎么分配的时候,你突然跳出来喊口号,除了跑题之外,只会显得您并不是十分的聪明好不好?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时,一旁没能拦住的勒诺已经把头低了下去,死死地捂着脸,仿佛是羞耻心爆炸,恨不得直接从这里逃出去。

  但这仅仅是表象,因为就在刚刚,他突然想起了另一个人,好像也用过类似的套路……

  “我知道,大家可能觉得我这番话不过是唱唱高调,摆摆姿态而已,瀚土圣战军从头到尾,也仅仅参加过红手湾一役,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向已经身经百战的诸位高谈阔论,说什么牺牲之类的话题?”

  小莱昂深吸一口气,紧紧地攥起了拳头:“但也请大家好好想想,这场圣战的参与者,难道就只有我们吗?”

  “不是的!真正推动了这场圣战的人,是数以万计的圣战士,是整个秩序世界,是所有相信着秩序之环,乃是世间唯一真理的万千信众们!”

  “是他们的努力,才让我们有资格将军靴踏在这片冰雪覆盖的土地上,向不信神的旧神派,倡导异端的伪信徒们浴血厮杀;如果我们连给他们一个交代,一个答复的想法都没有,难道不会令他们感到寒心?!”

  “他们会想,啊,是啊,所谓的圣战不过是那些大人物的事情,是贵族们的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莱昂大胜道:“是啊,有什么关系呢,决定圣战军命运的会议上,我们连选派一两名代表的资格都没有!”

  全场鸦雀无声,菲勒斯更是彻底呆若木鸡。

  死死趴在桌上捂着脸的勒诺,则是一阵阵的心惊肉跳。

  显然,莱昂已经看穿了对面裁决骑士团的伎俩,所以他干脆顺着对方的想法再增添更多的人;但这次要被推举出来的却并非某些势力的代表,而是最纯粹的圣战士们。

  他们存在的意义就和菲勒斯的合议制度一样,架空菲勒斯对自己麾下圣战军的控制权,并且因为有了能够和圣战军底层沟通的传声筒,对方在会议内部捣乱的难度也大大增加了。

  于是菲勒斯不能过分拆分各个领军者的权力,打击他们的威信,因为那会让他自己的军团也失控;相反,他还得站在领军者们这一边,联合压制底层,以确保这套制度还能正常运转下去。

  非常的干脆,非常的眼熟…这就是安森·巴赫在“创建”瀚土王国时,对艾曼努尔,弗朗索瓦乃至一众瀚土豪门用的套路——你们都想排挤我,你们都想联合,那我就让你们联合,然后更需要我了。

  “因此这不应当是十一人,而是十三人的合议!”莱昂大声道:

  “自今日起,圣战军一切决断,都应当由此十三人决定。”

  “旁人…不得干涉!”

  s..book232792815116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我必将加冕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