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崽崽后被大佬追着喂饭[慢穿] 第307章 第 307 章

小说:穿成崽崽后被大佬追着喂饭[慢穿] 作者:春山犹枝 更新时间:2022-08-09 15:1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傍晚干完活儿, 回家看到大门,陆杨氏顿时想起幼子的那句话,忍俊不禁。

  陆景堂和陆蓉一见陆杨氏笑, 一个个心领神会, 跟着笑起来。

  景年牵着阿兄的衣摆, 突然听见笑声,疑惑地仰起头, 看见阿娘阿兄还有阿姐都在笑, 他也傻乎乎地跟着笑起来。

  三郎笑得更夸张了,捂着肚子弯下腰:“傻不傻啊你, 你晓得我们在笑什么了?”

  “不不。”景年摆着小手, 一点儿不把三郎的嘲讽放在心上,“阿兄说,年哥儿聪明!”

  阿兄的话和三堂兄的话,当然是相信阿兄啦!

  “就是, 我们五郎可聪明了。”陆蓉白了三郎一眼,笑话归笑话,她笑五郎可以,不许三郎讽他。

  三郎撇了撇嘴, 见他们姐弟相亲相爱的,突然有点儿想他阿姐还有四郎。

  快傍晚的时候陆文仲从县里回来, 说是今日太晚, 大夫不愿意过来,明天一早会来, 他们到村口去接便是。

  他说完留下帮着干了会儿活, 叫上妻子一起回家了。

  陆杨氏留他们吃晚饭, 二人都未同意, 分家分给他们两房的粮食都不多,大房还得筹钱盖房子,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回了家,各自清洗一番,陆杨氏去做饭,陆蓉去帮忙。

  陆景堂将板车上剩下的柴火取来大半,心里盘算着明日得去打柴了,否则连煮饭的柴火都没了。

  “阿娘,阿爹怎么还没回来?”陆蓉蹲在灶台旁边生了会儿火,忍不住问。

  陆杨氏笑眯眯道:“莫急,一会儿就回来了。”

  她心里觉着,她男人晚点回来才好,回来的早,说明没借着钱。

  二老若是不愿意借钱,定然一口回绝,那她男人早就回来了。

  钱借到了,就能开始盖房,明日大夫来了,给几个孩子好好看看。

  治好了病,房子也盖起来了,往后不都尽是好日子?

  这才分家一日,陆杨氏已经尝到了甜头。

  不会有人对她事事管束,一直做着活儿还要被骂。

  虽说缺了许多东西,干起活儿来不甚趁手,但这都是一时的,缺的家伙什儿可以慢慢添置。

  往后啊,她想给孩子烙饼就给孩子烙饼,等回头养几只鸡,生了鸡子,她也天天给她的孩子们吃鸡子。

  陆杨氏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陆文元回来。

  男人肩背耷拉着,在大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走进去。

  他两手空空,眼神游移,不敢跟妻儿对视。

  陆杨氏心头一凉:“没有借到钱吗?”

  陆文元闷闷“嗯”了一声,想到自己离开时的信誓旦旦,信心满满,顿觉两颊发烧,无地自容。

  陆杨氏无声叹了口气:“先吃饭吧……”

  她没有追问为何没能借来钱,让夫郎难堪。

  这份体贴让陆文元好受了一些,但心中愧疚愈盛。

  他早就晓得,阿爹阿娘偏心,但是三弟有出息,若他是阿爹阿娘,恐怕也会更喜欢有出息的孩儿。

  可是他没想到,爹娘竟然能对他如此狠心。

  所谓祖宅,他多年未去不清楚情况,阿爹阿娘还能不晓得?

  这般分给他,又匆匆将他们撵出家门,他毫无怨,只是想借些钱渡过难关,等田里的出息换了钱,定会还给二老。

  即便如此,竟也不愿意搭把手。

  还有他那个所谓的三弟,语奚落,瞧他不起。

  他陆文元是性子憨实,却不是傻子!

  这些年若不是他豁出命去苦干,能有他陆文达的如今?

  接连两日内发生的变故,让陆文元渐渐心生怨怼。

  他闷头吃完晚饭,想起来问了一句:“二弟可有请来大夫?”

  陆杨氏忙道:“说是明日过来。”

  她有心同丈夫商量一下家中缺钱的事,便先打发几个孩子去洗漱睡觉。

  景年今日除了早上饿了肚子,中午晚上,阿娘都给了他足够的食物。

  吃饱喝足,不由犯困,小崽崽的身体瞌睡大,还在澡盆里泡着水,眼皮已经耷拉下来,迷迷瞪瞪要睡。

  陆景堂一手扶着他小脑袋,以防幼弟一头栽进水中,一手迅速给他擦洗干净,布巾一裹,送到床铺上。

  一边给崽崽穿小褂子,一边叮嘱三郎:“帮我看一会儿五郎,莫让他摔到床下去了。”

  三郎扭头,视线在宽大的床铺上扫过,嘴上答应着,心里却觉得陆景堂太过操心。

  这么大的床,小五郎在最里侧靠墙的位置,如何摔得下去。

  “阿兄,你去哪儿?不睡觉吗?”三郎见他往外走,忍不住追问。

  陆景堂摆摆手,没回他,只说:“有点儿事。”

  门在他面前关上,三郎往床上一躺,嘟囔道:“你不说我也晓得,不就是大伯没借回来前,你家里头没钱了么,阿爷阿奶可真偏心……”

  想到这些,三郎也不由皱起眉头,替大伯一家发愁。

  他们家好歹还有房子住,大伯家这房子是租的,也无钱给付租金,可真难啊!

  正沉思着,胳膊突然被打了一下,吓了三郎一跳。

  他扭头一看,原是小五郎睡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一脚踢过来,踢在了他胳膊上。

  三郎将崽崽手脚摆好,见小家伙呼呼大睡,小肚子一起一伏,毫无烦恼的模样,忍不住戳了戳他软fufu的肚皮。

  “还是你好,有饼吃,啥都不想。”

  三郎叹了口气:“唉,过几日……可能明日,你的饼就又没喽……”

  晚上睡之前,三郎还有点儿想他阿爹和阿娘,但是等第二日醒来,看到他阿爹带来的大夫,三郎就一点儿都不想了。

  县城里济安堂的大夫给三个出疹子的孩子挨个儿看了一遍,说以往没见过这种情况。

  他想看看他们吃的毒菌子,可是剩下的菌汤已经在陆文达的督促下处理掉了。

  最后大夫只能试着开了一副祛毒除疹的常用汤剂,让他们先喝着,看有没有效果。

  跟去抓药的是陆杨氏,今日陆文元和陆文仲,有别的事要做。

  陆蓉积极接了煎药的活儿,她要趁机将那种药草加进去。

  景年对即将到来的苦药一无所知,饿过肚子的崽一直都是能进肚子的都是好东西,直到他喝了一口药。

  太苦了,苦到他猝不及防,直接吞了下去,那股苦味儿好似顺着喉咙,钻进他肚子里。

  崽崽愣了一下,突然“哇”得一声哭出来,吐着舌头哇哇哭。

  “不不……不要……呜呜呜……”

  景年惊恐地看着阿娘手里的那碗黑水,捂着嘴巴哭:“年哥儿不吃这个……”

  陆杨氏苦口婆心地劝:“年哥儿乖,喝了药疹子就好了,以后就不痒了。”

  景年哭着说:“要红包包,不要药药。”

  他宁愿长疹子,也不愿意吃药。

  陆杨氏:“……”

  嘴皮子都快说破了,一个不到三岁的崽,竟然出奇的坚定不好哄。

  景年捂着嘴巴,不管阿娘说什么,就是不肯再喝一口。

  陆杨氏无奈,把药碗给了已经喝完药的陆景堂:“二郎,你来喂吧。”

  她是没法了,小家伙倔得很,她又舍不得强灌。

  陆景堂接过药碗,先哄:“年哥儿乖,喝了药,阿兄带你去吃甜甜可好?”

  景年泪眼婆娑:“要甜甜,不要药。”

  陆景堂:“……”

  “不行,不吃药,就没有甜甜。”陆景堂说。

  景年重重抽噎了一声,像受了什么巨大的委屈,瘪着嘴哭:“年哥儿不、不要甜甜……”

  他放弃了甜甜,好难过,哇——

  一句话让幼弟哭得更惨了,陆景堂见崽崽哭,心也跟着抽抽。

  若是可以,他宁愿自己替幼弟将这药喝了。

  陆景堂发愁的想,不然就别逼着小五郎喝药了,横竖过个几日,这疹子自然会消。

  可疹子消退之前那一场高热,他担心会把尚且年幼的幼弟烧出毛病来。

  最后只能狠狠心,继续逼着景年喝药。

  陆景堂:“阿兄给讲故事?”

  景年抽抽噎噎:“好、好!”

  “先喝药。”

  “呜……年哥儿不听、听故事了……”

  陆景堂:“……”

  哄不管用,只能骗了。

  陆景堂端起药碗喝了一口,面无表情:“看,一点儿都不苦,年哥儿也喝一口好不好?”

  景年呆呆地看着阿兄,眼泪还挂在睫毛上,一脸怀疑。

  为什么阿兄喝着就不苦?

  “真的不苦,年哥儿尝一口。”

  陆景堂说着,舀一勺汤药喂到崽崽嘴边:“啊,张嘴。”

  景年抽了抽小鼻子,躲开了:“臭!苦!”

  “喝着不苦。”陆景堂为了哄幼弟喝药,昧着良心说话。

  能喂一口是一口,哄幼弟喝药,简直比背一百本书还难。

  景年还是相信阿兄的,他迟疑地张开嘴巴,陆景堂立即喂了一大勺药,手指一抬景年下巴,不等他吐出来,已经被咽了下去。

  景年被苦傻了,满嘴都是苦涩药味,过了片刻,眼泪才狂奔而出。

  “呜呜哇哇——阿兄……呜阿兄骗、骗人……”

  崽崽可太委屈了,阿兄竟然骗他,阿兄怎么能骗他呢?

  这下谁哄也不好使了,景年趴在床上,哭得涕泪横流,伤心极了。

  更悲伤的是,他都这么难过了,药还是得喝。

  陆景堂实在拿他没有办法,陆杨氏狠了狠心,只能硬灌。

  她叫来陆蓉和三郎,两人帮忙摁着崽崽,强行把那碗汤药灌进去。

  药是喝了,景年哭得停不下来。

  陆景堂揉着额角,来回转悠两圈,跑出家门,过一会儿回来,把不知道哪弄来的饴糖塞进幼弟嘴里,才让他哭声小一点儿。

  三郎看得眼馋,忍不住嘴贱了一句:“阿兄,现在哄好了,下次喝药,五郎还得哭。”

  含着糖块儿好不容易停下歇口气的景年:还有下次?

  “呜哇——”

  s..book402392815627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穿成崽崽后被大佬追着喂饭[慢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