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纪念杨苦笑。

  他能力还有限……只怕拍马不及了要。

  但。

  好在他出生于纪家,是纪家的子孙。

  她看上了孟庭的位置……定下目标五年内拿下。

  那么,顾明远那个人事部总经理的职位……他想去跟堂叔提提,未来五年内,能不能归他了。

  再不济,还有个质量管控部门的总经理,不需要什么本事的,只需要足够用心细心就能拿下的职位……他也能尝试下的。

  怎么着……他都想和她持平,一直追随着她的步伐前进。

  这般想着,纪念杨原本失落的心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并且,未来五年的奋斗目标也都有了。

  于是,在袁芳从苏暖暖家离开,走出巷子后,发现纪念杨居然还没有离开。

  她看到他,讶异道:“你怎么还没走?”

  纪念杨笑道:“有事想请教师傅。”

  “什么事啊?”袁芳疑惑道。

  纪念杨道:“师傅先前恼了我,说开年后让我另谋他职,你不会再带我了……我刚好生反省了下,若我不提之前的事情了,您可以再带我半年时间吗?我想认真跟你学完,您想教我的东西……”

  “用不着半年那么久,差不多再三个月就够了,再跟我跑几个国家你就都熟悉流程了,以后独当一面,自己去跑业务都没问题。”

  三个月就三个月吧……

  纪念杨认命道:“好。”

  “嗯,那开年你继续来我这报道就是了……不过来年我有自己的目标要完成,我决不允许任何人拖我后腿,包括你!”

  “我肯定不会的,我保证!”

  “最好如此……我该回家了,你也早些回吧。”

  “师傅我送你吧……你没开车来。”

  “也行,不过你那敞篷跑车还是别敞着了,这风吹着怪冷的。”

  纪念杨苦笑道:“我的错……下次不开这辆车了。”

  他只以为,女孩子都喜欢这种跑车。

  因为,堂姐妹们都喜欢……

  云淑姑姑也喜欢。

  “不碍事,我开年也准备买辆车了,比较方便。”

  “师傅想买辆什么车?”

  “预算二十万内的吧……先买来开开,回头赚了钱再换辆好的。”

  “需要我陪你看吧?”

  “不用,我都网上看好了,准备初六去拿下。”

  “初八……我姐出嫁,师傅要来喝喜酒吗?”

  “你亲姐姐吗?”

  “是。”

  “呃……这种事情吧,你不提我也不知道,你若提了……我不去好像不太好,那就去吧。”

  得。

  才开年就要从随份子钱开始了。

  这攒钱也太难了……

  纪念杨苦笑道:“师傅若是没时间,也可以……”

  “别,我都说去了,肯定会去的,赶紧送我回家吧。”

  “好。”

  这就是所谓的不同环境长大的人的差距了。

  纪念杨压根就没往,袁芳在心疼份子钱这种事儿上想。

  而袁芳只觉得,人家都开口了,不去多不好啊之类的。

  ……

  ……

  小院里,袁芳走后,苏暖暖和厉衍琛并肩坐在小凳子上,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一副懒洋洋的神态道:“大叔,真想和你就这样一直天长地久下去。”

  这么晒着太阳,靠在喜欢的人肩头……感觉真的很好。

  连心里都是甜的。

  厉衍琛唇角勾起一抹惬意的淡笑道:“那就一直这么待着。”

  苏暖暖打了个呵欠道:“可是我又犯困了……大叔我想睡觉。”

  “进屋睡?”

  “可是这里已经一年多没住人了……被子都没抱出来晒过,也不知道发霉了吗。”

  “那,回家?”

  “困……”苏暖暖眼睛都快眯上了。

  厉衍琛无奈,直接给人抱起来放自己腿上,苏暖暖窝在他怀里,脸贴在他胸前直接就秒入睡了。

  厉衍琛就这么搂着她,一只手将她的羽绒袄拢严实了,而后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

  下午的太阳暴晒太久不好,他抱着苏暖暖转了个方向,背对着太阳,就这么一直抱着她睡觉。

  一直到日落西山,苏暖暖才悠悠转醒,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太舒服了。

  “大叔……几点了?我是不是睡了很久?”

  “没有很久,两个半小时而已,现在才五点半。”

  “那我们回家吧……天黑了这四周都没人,怪吓人的。”

  “那为何以前的苏暖暖,半夜三更都敢一个人回家?”厉衍琛打趣她道。

  “噗,我那时候不是被生活所迫嘛,哪里会想那么多,只想多赚钱给我妈妈治病嘛……”

  “那现在胆子为何变小了?”厉衍琛继续打趣她道。

  只觉得小丫头认真解释的模样,可爱极了。

  他就那么看着怀里的她,眉眼间是散之不尽的温柔。

  偏偏苏暖暖没察觉到他是在逗自己玩,继续认真的解释道:“因为我现在是两个小宝宝的妈妈了呀……万一天黑了,走在路上,突然冒出个傻缺来,给我扑垃圾堆里去滚个圈怎么办?”

  厉衍琛闻,双眸微微眯了眯道:“你说谁傻缺?”

  “谁给我扑垃圾堆里滚了个圈谁傻缺……哈哈……大叔痒……别掐我腰哈哈哈……”

  “嗯哼?”

  “人家错了嘛!大叔一点都不傻缺,我傻缺……我傻缺还不行吗!”

  厉衍琛这才停手,将她往怀里拢了拢道:“改天让杨娴安排人来把这里收拾一番,如果想回来,随时过来住。”

  苏暖暖心底不由一动,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仰视着他道:“好……谢谢大叔帮我留住了关于这里的一切。”

  这里还在,记忆里的关于这里的记忆就不会模糊掉。

  若不在了……时间久了,总有一天会遗忘掉。

  所以苏暖暖这些谢谢,说的很认真。

  厉衍琛抬手捏了捏她鼻子道:“跟我说谢谢?”

  “嘿嘿,那也不能大叔为我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啊……有心了,才会去做,若无心,才不会管那么多呢。”

  “倒是会哄人。”

  “哼哼,只要我想,我能把我爸爸哄到天上去给我摘月亮哈哈。”

  想到纪云霄,厉衍琛没忍住,笑了。

  的确,在小丫头面前……纪云霄总容易没脑子。

  不过也是因为,在自己最在意的人头上,不愿意去用脑子。

  即便被骗,被耍了都心甘情愿的那种。

  所以在某些层面上,厉衍琛还是很佩服纪云霄的。

  他自认为,未来在当爹的这条道路上,他不一定能胜过纪云霄……

  因为已经拥有到最好的了,后来的……再好都不是最好的了,哪怕是自己的孩子,都要往后排一排。

  小丫头在他眼里,永远排第一。

  这一点,厉衍琛一直都很簖定。

  残阳之下,两人手牵着手,一起走在小巷子里。

  两倒影子,倒影在地面上,看起来温馨又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