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哑巴所以用实力说话 第44章 第 44 章

小说:因为是哑巴所以用实力说话 作者:乔柚 更新时间:2022-08-09 15:1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空蔚蓝,海水是治愈的绿,水从少女青葱般的手指间泼开,给海滩与游乐都加了一层水纹的滤镜。

  白樱樱长裙不改,坐在沙滩旁的遮阳伞下,浑身上下只露出了半袖下的一截手臂。

  宋莎赤脚踩过沙滩,心满意足地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两条腿在阳光下发着光。

  “来都来了,真不下水啊。”

  “我看看就行。”

  “一年四季长裙,这天气你也不嫌热。”宋莎坐直了点,吸一口饮料,道:“想什么呢。”

  “郁里。”

  宋莎翻了个白眼,无奈道:“你以前满脑子都是江照,现在满脑子都是郁里,就不能想想高兴的事儿。”

  “看着比我强的人,心里会有点奔头。”白樱樱咬着吸管,思索道:“我看他那样子,不像是会轻易服输的人,期末考试,他会不会再次压过我呢?”

  “怎么可能。”宋莎道:“你打小就是重点上来的,中考以比江照低三分的成绩考进京朔,可是郁里呢,他是镇子上来的,从幼儿园开始虽然就是班里的第一,但都是公立学校,我承认他天赋可以,人也有上进心,可是一周的时间想在京朔的期末考里超过你……樱樱,我觉得你真的太焦虑了,你连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没有了。”

  “我小学不是重点。”白樱樱垂下睫毛,道:“项老师开始资助我之后,我才换到重点的。”

  “就算是这样,你也有五年的重点学习时间,而且你那么优秀,就算他超过你又怎么样呢,你倒是也看看于沉啊,他打小也是小天才吧,在之前那个班里,他跟我们是断层的,可是来到了京朔呢,他被你和江照压得死死的,他怎么就熬过来了?你和江照争得水深火热的时候,谁提过于沉的大名呢。”

  白樱樱道:“我也不是熬不过去,只是觉得,我还可以再拼一把……”

  “你拼不拼这次期末考都必胜,你现在要担心的是期末总结大会……真的要道歉吗。”

  白樱樱扯了扯嘴唇,道:“向比我强的人低头,不亏。”

  宋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转着手里的杯子,道:“当初……”

  “当初我就不该挑衅他。”白樱樱道:“你想说这个,对吗。”

  宋莎往旁边看了看,没有跟她对视。

  白樱樱顿了顿,一字一句地道:“如果高三我还是白a班长,如果特招生里还是有残疾人,我一样会拒收。”

  这一周的郁里每天都过得十分充实,江献的讲课方式谈不上专业,但非常灵活,而且是具有绝对针对性的。

  他翻看了江照的笔记,那些知识点对于他来说吃起来并不难,但是对于初次摄入的郁里就有了相对的难度,当然了,如果给郁里足够的时间,他也不是吃不透,但在江献已经放下狠话的情况下,郁里要做的就是吸收江献消化后的知识点。

  他对作文的确有一种万金油的写法,每次拿到考试卷子的时候先翻看一下作文题目,稍微在脑子里过一下,然后翻回去做前面的题,如果全心投在考试上的话,大脑的潜意识里就会有一个后台在运行,这个后台里面是脑海里的有关作文题目的所有内容,等到前面写完,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在草稿纸上开始列后台运行所产生的内容,如果脑部器官足够给力,也可以直接在刷前面的题的时候就做到这一点——

  用的是环形大纲法。

  “所谓环形大纲法,就是以作文题目为圆心,然后挨个列举相对应的知识点,一圈一圈往外扩散,最贴题的纲要就写在最靠近圆心的一环,相对不够贴题的就往外扩散,这种方法无论是对于记叙文、抒情文、议论文、说明文以及应用文都十分适用,比如你要描写一座山,就把具体要描写的山峰写在最圆心,然后把贴近这座山峰的描述词汇与个人寄予山峰的感情分别放在圆环上,由内而外,由近到远,这样可以一目了然地得到你脑海中所有关于作文题目的讯息,之后从最内环去用自己的语扩写,直到写到足够的字数为止,这样可以最大化地保证你的作文不会跑题,而切题就是作文最关键的一点……”

  “但同时这种方式也很考验个人笔力以及对讯息的处理能力,记叙文考的是真情实感接地气,抒情文考的是语优美不出戏,说明文考的是鲜明突出铿锵有力……不管什么作文,都要你对本身的规则有一定的了解,以及知识量的充足和一杆子能把死的东西写活的笔。”

  ……

  江献连续两天没有去公司洋洋洒洒地给郁里写了一篇实例,他在文科上面的绝对优秀完美地体验在这篇高中生的作文题上,郁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愣是挑不出半点毛病。

  又羡慕又敬佩地把手拍的通红。

  江献轻哼一声:“高中生,我岂会带不动。”

  同时他也给郁里分享了关于理科的一些心得,同时把郁彬当时帮助郁里自创题王试卷时使用的法则原原本本地分析了出来,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个方法教给了郁里之后,郁里当即把脑海中所有的题型都自动分类,可以说是把规则吃的死死的。

  这种一瞬间融会贯通的感觉叫他忍不住一下子扑到了江献怀里。

  江照那小孩可不是个特别亲近人的,江献稍微愣了一下,下意识伸手的回抱的时候,郁里已经迫不及待地自己去找起规则来。

  老父亲的表情稍显不快。

  郁彬从研究所回来,不知道从哪里带了花叶和昆虫来,装在一个透明盒子里,放在桌上用生动的方法跟他讲了基本的高中生物,兴致来了还跟他滔滔不尽地讲了很多课外知识,什么霉菌黏菌乳酸菌,全都能说出个所以然来,绘声绘色地描述时不慎打翻了一个透明盒子,蜘蛛蚂蚱以及一个扭曲着的蚯蚓一下子跑了出来,惊得正在喝水的江献直接跳了起来。

  郁家父子急忙去抓,江照已经黑着脸拿来杀虫喷雾,在郁博士的强烈阻止下不遗余力地消灭了绝大部分。

  因为有一只蜘蛛爬到了郁里的房间不见踪影,江照一边把屋内消毒了三遍之后,还阴郁着脸在郁里床边坐了一整夜,没有蹲到,第二天又把他房间大扫除了一次。

  依然没有找到。

  于是更加如鲠在喉。

  在他的强烈制止下,郁彬才稍微歇了再给郁里带活体生物的心思。

  两个孩子该上课的上课,两个大人也该上班的上班,只是每天晚上照常聚在一起轮流奶孩子。

  郁里这两天在学校的学习劲头也带动了整个红a,红a的精神尽头也影响到了白a,隔着一个空教室,两个班级再次不可避免地卷了起来。

  每天上厕所都各自掐着点。

  转眼间,月考成绩出来了,决赛成绩也出来了,期末考也就是明天了。

  校论坛的排行榜上,郁里的名字前面已经稳稳换上了金牌。

  举校震惊,全体炸裂。

  郁神这一冲起来没完没了了是吗?!

  我看谁还敢说郁宝,我们郁神今天就是最帝奥的!

  这他妈还不值得被封神????

  有生之年有生之年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江照被压卧槽卧槽卧槽……

  物理竞赛金牌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特么就是天赋流吗?我疯狂掐人中啊啊啊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白神追上江神的时候会跟他共同站在第二名!!

  ……

  宣静在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登上论坛,就发现了这些以郁里命名的标题,显然是大家都太过震惊,同时发了贴。

  一时之间,竟不知应该点进哪个帖子去聊。

  每个帖子都有人在尖叫。

  “我跟歪优千百年前是一家!”许俊一站起来,嘶吼:“我要去校门口接他!我要看他拿奖杯归来的英姿!!”

  “我踏马是不是说过,我是不是说过他就是凶神!你们信了吧,江照,他压了江照!”郭肖把桌子拍的啪啪作响,揪住身边的同学道:“你相信了吧,他有多凶,有多凶!!”

  那同学干笑:“小当家,你冷静点。”

  “我踏马怎么冷静!”郭肖冲上了讲台,道:“你们不是好奇我上回是被谁打的吗!是郁神!他一边骂我臭傻逼,一边这样打我,你们信不信,信不信?!”

  没人理他,有的论坛抒发激动,有的在现场直接拍起了桌子。

  “他压了江照!!!一千零四十五分压过江照三秒钟!!”

  压了江照代表了什么,对于这一届的所有a班人来说都是深有体会,那种差距大到直接断层的恐怖,让所有人把他视为神,江□□字岂是叫叫而已,更是在所有人心中留下的可怖阴影,像一座永远无法跨越的高山,稍微离的近一点都会不由自主地屏息。

  可是现在,他被压了。

  被一个入校七十天的人压了!

  肖倩和夏若也是一样难掩激动。

  前十作为距离江照最近的一批,比其他人的体会更深,他们都知道江照有多么难以超越,碾压他早已是其他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所有人里只有白樱樱在锲而不舍地不断追逐。

  曾经他们以为郁里这一次最多跟白樱樱齐名。

  谁也没有想到,郁里居然能直接碾压江照。

  “寸爷。”夏若揪住肖倩的手,道:“你掐我一下,这是真的吗,江照,成了第二?”

  肖倩毫不留情地掐了她一下,夏若嘶了一声,听她道:“也掐我一下。”

  夏若反掐回去。

  肖倩咬住牙,倒吸了口气,道:“是真的,压了江照。”

  除了早已得知结果的白樱樱,白a也已经炸开了锅,前十也在互掐,不敢相信这件事的真实。

  宋莎喃喃道:“樱樱终于追上了江照,第一却被别人夺走了。”

  “所以白a要换班长了是吗?”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剩余的人也一起道:“所以我们白a也要起飞了是吗?!”

  “终于不用再被江照压了!我们白a也可以像当年的京朔第一星在的时候那样扬眉吐气了是吗!”

  “对不起,我叛变了。”有人在讲台上走过,对着白樱樱行礼,道:“白神,我要去迎接郁神归来了。”

  一个,两个,白a的人也不断地涌向了校门。

  郭肖被挤着往外走,在路上揪住了一样前往校门的路星:“哈哈哈路星,你之前不是嘲笑我吗。”

  路星:“?

  “你嘲笑我脸肿,记得吧,你说我肯定是欺负人被揍了,记得吧!”

  路星:“……然后呢。”

  “我那是郁里打的,知道吧郁里。”郭肖抓着他的手,道:“我去堵他,要给他好看,你知道我老子掌管整个北城的菜市场吧,我当时带了两个人去堵他,然后被他反制了,挨打的不光是我,还有我两个混社会的哥,你知道吗,路星,我是郁里打的!你还笑我,让你笑我!!!”

  路星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举起手机,道:“话我录下来了,可算找到你欺负同学的证据了,等着被廖老师谈话吧你。”

  “呵,谈话就谈话,我又没欺负到他,他打的我好吗,我疼了好几天,我还做噩梦,他骂我臭傻逼,一直问我怕了没,我都说怕了……妈的他超了江照,打我一顿算什么,再来一次我还要找他打!”

  “疯魔了……”周傲和苏子亦同时夹住他,道:“走,去校门口,郁里去颁奖现场,这会儿该回来了。”

  “他叫歪优,我叫叉优,我俩千百年前是一家,懂吗?而且他是爆发性选手,我也是爆发性选手,懂吗?我俩相似之处何止这一点,他头发是黑的,我也是黑的,懂吗?而且……”

  “你说的对。”对方握住了许俊一的手:“我是爱去优,我跟他一样说普通话,跟他一样在京朔,跟他一样在红a,跟他一样一个鼻子两个眼……”

  ……

  校园门口热热闹闹,校报组的人也纷纷赶了过来,准备迎接这令人激动的一刻。

  在京朔,有多少人从名列前茅掉到看不到人,又有多少人跟许俊一一样冲上来又被卷下去,但近二十年来,没有人动的了铁打的前十,高二这一届,也没有人动的了白樱樱,更没有人,能动的了江照。

  这将成为京朔历史性的一刻。

  将是超越京朔第一星的存在,校报组此刻几乎是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大字标题都已经想了好几茬。

  一辆suv驶入,廖芳菲从上面走了过来,礼花齐放,弄的她一头一脸。

  “干什么干什么。”余敏没好气道:“你们都是闲的是吧?”

  “奖杯呢奖杯呢?”校报组的人一片拍照一边起着哄往前挤,廖芳菲笑了笑,道:“让你们失望了,奖杯和主人都已经回家了。”

  郁里是从路上被江照截下来的,他坐在车里抱着奖杯,前面的韩叔乐的合不拢嘴:“哎呦小郁同学这回可是出足了风头喔,待会儿可要跟我合张影,你居然能超过我们江家少爷,了不起啊。”郁里偷偷来看江照,后者看上去依然十分淡然,被他拉了一下才偏过头来,柔声道:“晚上要不要庆祝一下?”

  郁里犹豫。

  “明天就是期末考,我爸和郁叔叔都会过来跟你确认学习进度的。”

  郁里点头。

  “你的意思是,等期末结束一起庆祝?”

  点头。

  “那也行。”

  车内安静了一阵,郁里轻轻痕。

  他喉结滚动,半晌才重新看向郁里。

  “……有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