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虐文里的炮灰女配 第 95 章 第九十五章

小说:穿成虐文里的炮灰女配 作者:安荒 更新时间:2021-09-21 08:48: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苏长雪惊呼一声,立马上前来扶起苏余。苏余这一跤摔得可不轻,双膝磕在了地上,双手也和粗糙的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摩擦,疼得苏余瞬间龇牙咧嘴。

  苏长雪十分关切地问:“五妹,你没事吧?得赶紧叫大夫来瞧瞧。”

  苏余顺势靠在了苏长雪柔软的怀里,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喵星人求抚摸。

  萧祈瑞负手而立冷冷地看着在苏长雪怀里“作妖”的苏余,余光一瞥,发现了那颗滚到了自己脚边的夜明珠,顺势捡起,细细端详。

  萧祈瑞只看了两眼,便笃定地说道:“去年波斯进贡的夜明珠,总共只有三颗,一颗在皇后娘娘那儿,一颗赏赐给了年初来我朝觐见的蒙古可汗长女。还有一颗按例来说应该在我朝国库中,怎么眼下到了你这儿?”

  萧祈瑞疑惑的眼神中还带了点犀利,仿佛那颗夜明珠是苏余偷来的。

  苏余对自家“狗子”非常失望,好歹他的人设也是苏余立的,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她?苏余便也没有正面回答萧祈瑞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们苏家的四小姐,实乃名门闺秀,端庄贤淑,按例来说应该在府上,怎么眼下到了你晋平王府?”

  萧祈瑞像是早就想好了措辞,说道:“眼下我母后的生辰快到了,我想请京中有名的伶人为我母后演奏,早就听闻苏府四小姐才艺双绝,弹得一手好琵琶,便想着让她来我府上为伶人们指点一番,想来如此必能事半功倍。”

  苏余虽磕cp上瘾,但她对女主角苏长雪的喜爱超过萧祈瑞,再加之萧祈瑞多次认为自己有心残害自己姐妹,既然如此,苏余必定也要给点萧祈瑞苦头尝尝,也好让他知道自己的爱情得来不易。

  反正在他心目中,她恶毒女配的人设早已经坐定了。

  苏余说:“我四姐是大家闺秀,怎能整日跟抛头露面的伶人戏子厮混。王爷若是想要找人指点,大可到烟花柳巷去寻,那儿的姑娘多的是才艺。你把我四姐这样叫到府上,于情于理都不合,下回王爷若有事找我四姐,还请拜会家父,否则若是旁人给我四姐下了私通的罪名,王爷是怎么都赔不起的。”

  苏余一番话伶牙俐齿说得萧祈瑞毫无话可驳,苏长雪在背地里悄悄拉了苏余的衣摆,示意她不要再说了。苏余往日疼着自家的“女鹅”,可这回却置若罔闻。

  她就是想让萧祈瑞明白,想要见苏长雪,还得好好讨好她这个未来小姑子。

  萧祈瑞眼神越发冰冷,捏着夜明珠的那只手指节泛青,可想而知他内心中的愤怒。只不过苏余给他的人设就是喜怒不形于色,所以光看他的表情是看不出来的。

  苏长雪自然是懂他的,立即说:“王爷,我五妹终究还是为了我着想,所以说话语气有些重,还请你不要生她的气。”

  苏长雪这一开口,还真是比什么都有用。方才萧祈瑞眼中还仿佛有万年不化的寒霜,眼下眼角眉梢都像是被春风拂过,早已不见了怒气。

  萧祈瑞说:“我自然不会和他人一般见识。”

  说罢,萧祈瑞把夜明珠扔还给了苏余,冷声说道:“我不知道父皇为什么会把这颗珠子赏给你,但你眼下常在宫中行走,宫里的人想摘你的脑袋就像父皇赏你这颗珠子一样随意,你若是敢用今天同我说话的语气在宫中这般放肆,怕将来你们苏府再无五小姐了。”

  苏长雪明白萧祈瑞是好心提醒,苏余却觉得他是在咒自己,刚想再怼他几句,却被苏长雪拦了下来:“五妹,你既然受伤了还是早些回去让大夫瞧瞧吧,可别耽误了。”

  一经提醒,苏余才觉得自己的膝盖又隐隐作痛了起来,赶忙靠在苏长雪怀里,故作柔弱地说道:“姐姐说得极是,我的膝盖可疼了,回去你可得好好帮我揉揉。”

  苏长雪晓得苏余对自己好,所以也是有求必应,宠溺地回应:“好。”

  说罢,苏长雪便拜别了萧祈瑞,扶着苏余慢慢回去。

  苏余像是个没骨头的,一路都靠在苏长雪身上。

  萧祈瑞看着苏余依偎在苏长雪身上,两个人渐行渐远,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他可以忍受别人对他无礼,但抢夺心爱之人就忍无可忍。

  苏余!一而再再而三地踩他的底线,看来还真是要给她点教训。

  ---

  苏余给宫中的皇子公主们带了一些自制的糕点。自制的绿豆糕、蛋黄酥、冰皮月饼,还有红豆奶茶。

  只不过苏余倒是不知道食物带进宫如此麻烦,还要重重检查,试银针。

  不过这样也好,万一出了什么岔子也赖不到苏余头上。

  这些尊贵的殿下们在宫中锦衣玉食惯了,所以对食物格外挑剔,所幸苏余早就在府中做了许多次,不管是祖母还是府中的下人,都对苏余的手艺赞不绝口,所以她这才敢拿出来。

  这些殿下们什么精致可口的点心没有尝过,一开始苏余拿出来的时候他们还表现得兴趣缺缺,第一个来尝的是十一殿下萧祈天。他十分儒雅地拿起一块绿豆糕放进嘴里咬了一口细细品味,随后眼睛发亮,点头说:“真好吃,比御膳房做得还要好吃。”

  苏余满眼含笑:“十一殿下既然都如此赞不绝口,那就一定是真的好吃。”

  有了第一个,自然就会有第二个来品尝,结果自然就是大家吃了都说好。

  苏余十分高兴,既然就连这帮挑剔的殿下都对她做的东西赞不绝口,那她以后不管到哪里开铺子都一定可以发达。

  苏余正做着发财梦,却不想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进来,声音虽然不大,众人却恍若如雷贯耳:“从什么时候开始这豫思堂竟然成了你们用膳的地方。”

  众人立即跪下,就连平日里嚣张得不行的十三公主萧嘉敏,见了皇上也是惊得连手中吃了一半的糕点都掉落在了地上。

  皇上走了进来,负手看着众人,虽然看起来没有发多大的火,却已是让众人觉得不寒而栗。

  无人敢回答,苏余便俯首答道:“回皇上,这点心是微臣带来的。是微臣见各位殿下读书勤奋刻苦,便想着做些点心给殿下们。”

  跟在皇上身后的王寿公公永远都是一副笑脸,他上前一步用太监特有的阴柔嗓音说道:“皇上,殿下们用功刻苦,闲暇之余用些点心也是无可厚非。女傅处处为殿下们考虑,也真是有心了。”

  苏余不敢抬头,但心里却是感到了一阵诧异。自己似乎并没有跟这个王公公有过什么交集,他为何出帮自己?

  “哦?”皇上玩味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都先起来吧。”

  苏余和各位殿下谢过恩之后都站了起来。

  皇上坐在了首位的椅子上,随手拿起苏余备课记录的本子。他翻看了几页,随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考考你们,若是你们连我的问题都回答不出,那就证明你们学习并不用功。”

  皇上的眼神转到苏余身上,一字一句说道:“那么苏女傅,身在其位却未尽其责,该罚。杖责五十,不过分吧?”

  苏余没有和皇上对视,可却浑身发冷。

  明明上次皇上还夸赞了她的才情,这回却又一点情面都不给,说伴君如伴虎还真是没错。

  苏余心里把这个皇帝老儿给咒骂了个遍,但脸上还是带着笑,应声道:“皇上的子女本就是人中龙凤,微臣任课期间全都倾囊相授,想必他们一定都能学而不怠,有所思悟。”

  苏余话里话外可都是有内涵的,先把你皇帝的子女都夸一遍,再说明自己是已经毫无保留地把知识都交给他们了,若是他们不会,就是他们自己上课偷懒,没去思考。

  苏余明里暗里的意思皇上自然是明白,不过看破不说破,他随便抽了几个人问了些问题,好在大家都答出来了。

  只不过,苏余不敢放松,毕竟重头菜都在后面。

  皇上连问了几个问题之后沉吟了一会儿,又抛出了一个问题,说道:“近日我朝需要从京师运粮到蜀地,如果车装满粮,每日行程五十里。如果是空车每天可行七十里,五天时间可往返三次。你说这京中到蜀地相隔多少里?”

  其实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加减乘除法,苏余早就在课堂上教过了,而且九九乘法表大家也都背得滚瓜烂熟了,只要稍加运用一下就可以了。

  只不过这种实际例子苏余还是让大家学得比较少,所以良久都没有人站出来回答。

  苏余内心哭天喊地,悲壮哀嚎,她一会儿不会真的要去领板子吧?五十大板呀,估计她的小命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苏余紧张得都要冒汗了,随着时间推移她双腿都开始颤抖。她的内心在不停地博弈,就在她扑通一声刚跪下准备求饶,一个少年清朗的声音从她身后传了出来。

  “回父皇,从京师到蜀地共三百里地。”

  苏余忍不住回头一看,看着十三皇子静默地站在原地,宠辱不惊,苏余这才松了口气。

  皇上问苏余:“女傅,你说老十三回答得对吗?”

  苏余点头说:“回皇上,十三殿下回答得准确无误。”

  皇上盯着萧祈天看了一会儿,目光又从其他人身上掠过,语气中听不出喜怒:“除了老十三,其他人都答不出来吗?”

  众人不敢说话。

  苏余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看来皇上的意思是大家都要答出来她才能免于责罚吗?苏余感觉做人实在是太难了。

  哪有学生学不会,体罚老师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