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璀璨:慕少宠妻请节制 第256章 穆炳欢大闹

小说:星光璀璨:慕少宠妻请节制 作者:君乾 更新时间:2019-04-05 06:12:59 源网站:笔趣读
  他私心的不希望穆炳欢来这里闹,所以故意假装不认识。

  “把她扔出去,免得打扰老板休息!”

  小丁面无表情的跟其他人交代,想让这个女人赶紧消失,不然又是一场闹剧,闹得老板和老板娘好好的心情被破坏。

  老板娘马上要回国了,这么点时间肯定留着跟老板温存,让这些破坏心情的人来打扰,就是他的失责了。

  “慕晟封!你简直就是恶魔,简直就是畜生!把自己的兄弟弄残,把父亲气死!你不得好死,你会下十八层地狱的!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变态的人,小时候就应该把你扔水里淹死!你这个白眼狼,狼心狗肺的东西!”

  隔着厚重的木板,穆炳欢尖锐的声音传进两人的耳朵里,尤溪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穆炳欢像一个泼妇一样,在医院的走廊里大闹,医院里的其他人纷纷驻足观看。

  医院里大多都是米国人,听不懂她在骂什么。

  保镖直接架起穆炳欢,还就准备把她扔出去,楼下的保安也赶了上来。

  “你们这群狗东西!赶紧放我下来,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待会儿我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跪在我面前认错!”

  穆炳欢被架起来腾空,但依旧强势,冲着保镖狠狠的骂道,甚至拳打脚踢。

  “让她进来!”尤溪突然开门,冷冷的看了一眼穆炳欢,对着几个保镖说道。

  “呵……你竟然在这里!没想到那个畜生竟然这么长情!”

  穆炳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晟封如果是畜生的话,那你是什么东西!”尤溪眼底一片冰冷,双手死死的握成拳,控制着自己不去发脾气。

  穆炳欢进门看到慕晟封躺在病床上,刻薄尖锐的说道:“那些炸弹怎么就没炸死你!”

  说完就将手里的包狠狠的向慕晟封扔去,不过尤溪刚好站在旁边,眼疾手快的将包踢向一侧。

  慕晟封沉默着不说话。

  尤溪的眼底则是一片的暴风雪雨:“如果你不是慕晟封的母亲,我可能会动手了,但如果你再有这样的行为,我不介意教训你一下!”

  尤溪严厉的警告,眼中带着杀意,让慕炳欢忽然吓得一抖。

  “怎么?想杀人灭口?搞死自己的父亲和兄弟,再来杀掉母亲,那的确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人了!

  我看你这戏子也别得意太久,像他这样的变态能对谁有真心,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兄弟都能下死手!说不定哪一天把你玩坏了,就扔大街上!你这样维护她也真是可笑!”

  穆炳欢像是疯了一般,她指着尤溪和慕晟封破口大骂。

  “做母亲做到你这份儿难道就不可笑吗?眼睛如同摆设,两个儿子非要去娇纵一个不成器的草包。

  你们有尽到做一个父母的责任吗?凭什么让慕晟封从你们那里受委屈,现在拿出父母的身份来压人,甚至想从这里得到好处,简直就是可笑!

  商场如战场,胜败乃兵家常事,技不如人输掉了有什么办法?难不成你家草包儿子没长眼睛不会辨别,是别人家教的吗?

  沈玉珏三番两次绑架我去威胁晟封,这本身就是违法的,没有把他告上法庭,抓进监狱,已经很给面子了。

  那份合同是他自己用尽一切办法想要得到的也是他迫不及待的签下合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人去促使他。

  不去反思自己怎么教出来这样一个废物,反而来苛责晟封,你有什么立场,你算什么东西?”

  尤溪本来就一肚子火,沈家的人真是不要脸,一个又一个上赶着来恶心他们。

  刚刚慕柄扔包的时候,她其实很想扇慕柄欢一巴掌,但是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力度。

  所以现在说话越说越气,不能动手,她觉得很憋屈。

  “你又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下作戏子,你跟我说话这是什么态度!我们家玉珏怎么样不关你的事,但是至少他有孝心,不像这个畜生,弑兄杀父,罪大恶极,你以后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穆炳欢气的浑身都在抖,指着尤溪的手指都颤颤巍巍的。

  卢浩锋本来就在来的路上,接到小丁的电话,火速的赶过来了。

  “他们罪有应得,或许是以前做了太多亏心事,现在遭报应了!哼!不要再说小溪是什么身份,她是我大嫂,是晟封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但凡有个做母亲的样子,就不会这样跟自己的儿媳说话,看看自己的身份,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卢浩峰听到里面争吵的声音,直接推门而入。啧啧啧的摇着头,上下打量着穆炳欢。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儿子和老公行得正坐得直,都是因为这个畜生处处跟沈家作对,你不过是记恨沈家没有把家业给你,所以处处跟沈家作对!”

  穆炳欢看着尤溪和卢浩峰都伶牙俐齿的样子,自己势单力薄,感觉自己像是被欺负了一样。

  “沈夫人,我怕你还没搞明白情况吧,沈家那点儿破家业,我们慕总还真看不上。

  如果不是沈家着实处处跟慕氏做对,说不定晟封会大人有大量对你们视而不见。

  但是有些跳梁小丑就是喜欢自己作妖,不停的挑衅,木是自己把自己作进去了。

  最后却把罪名怪到别人头上,这强词夺理的样子简直如出一辙,是不是遗传的您呢?”

  卢浩锋一来,尤溪基本上就不用费口舌了。

  她站在床边,握起慕晟封的手,看着自己的男人紧抿的嘴唇,有些想要施暴的念头。

  慕晟封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手心,示意自己没事儿。

  “沈家家大业大,会比不上一个区区刚成立不久的公司,我就不相信这畜生能有什么能耐!”

  穆炳欢眼里泛起了泪花,但仍倔强的怒视着卢浩峰。

  “哈哈哈哈哈……沈夫人,您大概平时不怎么出门,所以孤陋寡闻吧!”

  卢浩峰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井底之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