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璀璨:慕少宠妻请节制 第765章 卧底不好当

小说:星光璀璨:慕少宠妻请节制 作者:君乾 更新时间:2019-04-05 06:12:59 源网站:笔趣读
  “尤溪,是不是你?今天所有的新闻是不是你放出去的?”

  因为太过于生气,刘懿说话的声音都是抖的。

  尤溪一听刘懿的声音,觉得心情格外的好,声音都变得懒洋洋起来:“不是我亲手放出去的,但应该跟我有些关系。”

  刘懿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炸弹,砰的被点燃了,导火线一下子就炸了开来。

  “你个贱人,你竟然敢整我!你给我等着,我这一辈子就跟你死磕到底,我要看着你在我面前跪下来求饶,然后以最惨烈的方式死去!”

  刘懿放完狠话之后,直接将手机狠狠的砸在了墙上,整个人像是疯了一般,对着一面墙打脚踢,连头发都散落下来,像个疯子一般。

  尤溪这次真的叹了口气,神色淡然的将手机收了回去,默默的摇着头:“怎么总是那么喜欢放狠话呢!每次都说的人家心里好怕怕的!”

  慕晟封嘴角抽了抽,感觉自家小人的心情格外的好,不过我听刚刚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应该很是愤怒。

  “谁打来的?”慕大总裁问道。

  尤溪撇撇嘴,一脸难为情的说道:“还不是你的青梅竹马!”

  慕晟封:“……”

  “看来新闻扩散出去了?”慕晟封放下笔记本。

  尤溪突然睁大眼睛,她以为刘懿的这件事情,是上次被她捉到的那两个私家侦探做的。

  “啊哈?我以为是上次跟踪我的那两个小子做的呢!”尤溪不爽的说道:“那我刚刚还替boss大人背了锅呢!”

  坐在前面,一本正经正在开车的小丁右眼皮跳了跳,有种不太好的直觉。

  “是他们两个做的,不过,他们只找到了其中一些材料,而且只发给了几家媒体,我不过是将事情扩大了一些罢了!”慕大boss云淡风轻的说道。

  尤溪:“……”

  刘懿跟他老婆之间针锋相对,慕大boos不可能不知道,他也不可能放任这样一个危险因素在他们老婆面前。

  更何况刘懿曾经请过专业杀手,想要追杀尤溪,虽然没有对尤溪造成伤害,但这已经触犯了慕大boss的底线。

  尤溪眼睛悄悄地盯在小丁的后脑勺,用一股x射线一般的眼神盯着小丁瞧了几秒钟。

  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小丁在背后默默的打他小报告了。

  小丁感觉自己的手心都出汗了,这年头卧底不好当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最主要的是自己所投并非明主,在自家老婆面前,什么底线都没有,随随便便就把自己手下给出卖了!

  小丁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谁让奖金丰厚呢,还得继续潜行下去呀!

  几个小时之后,疲惫的医生从抢救室里走出来。

  姜以柔的心情很复杂,她希望刘继业走不出重症监护室,但又害怕失去这个顶梁柱。

  毕竟刘懿游手好闲这么多年,并没有真正管理公司的经验,偌大的家业就算交到她手上,恐怕没几年也会被败光了。

  但是以刘继业最近的表现来看,他肯定已经关注到了尤溪,尤溪跟之前的那个女人长得如此之像,刘继业不可能没有其他的想法。

  当年刘继业的种种做法,肯定对尤溪太过于亏欠。

  如果一旦证实了尤溪的身份,恐怕刘继业会把整个家业都搭进去。

  慕晟封将尤溪送到剧组之后,看着尤溪在眼前消失,他的脸直接沉了下来。

  电脑的邮箱里,静静地躺着一份冗长的文件。

  这份文件里面在讲述着过去的一个故事,慕晟封沉默的将它看了一遍又一遍,心痛的几近痉挛,但他却不敢将这个事情告诉尤溪。

  这幅尘封的过去,慕晟封没有勇气,揭开血淋淋的表层。

  刘懿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情绪,她此时只想提着一把刀去跟尤溪同归于尽。

  姜以柔好不容易劝住刘懿:“你现在考虑清楚,如果你父亲一分钱都不留给你!下半辈子我们娘俩怎么办?”

  刘懿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跟着姜以柔一起走进了病房。

  刘继业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医生已经解释过了,刘继业本身血压偏高,身体承受了较大的负荷,再也经不起任何刺激。

  即便是这样,恐怕也撑不过3,5年。

  刘懿此时整个人都被愤怒以及尤溪刻意的挑衅说激怒了,并没有因为刘继业生病而有任何的悲伤。

  刘懿有些不耐烦的跟着姜以柔一起进入了病房,刘继业微微睁开眼皮,看到刘懿的时候,情急之下,身上的仪器开始震动,并且发出警报声。

  刘继业再次晕了过去,医生急急忙忙的赶来继续进行抢救。

  刘懿被医生赶出病房,她无所谓的摊开双手,对着姜以柔说道:“你看爸那个老不死的,根本就不喜欢我!

  不过就算她再不喜欢我就能怎么样呢?我是他唯一的合法继承人,他在外面养的那些小三,小四小n号也没有用,那些狐狸精,跟他没有任何法律上的血缘关系!

  他就算是再老糊涂了,也不可能把东西留给那些小贱人!”

  姜以柔看着刘懿这样的态度,终于按耐不住的说道:“我说的小贱人并不止你父亲在外面的情人!

  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刘继业还有别的孩子!”

  姜以柔说完这句话之后,刘懿如遭雷劈一般。

  “不过是一个私生子罢了!能掀起多大风浪,没想到刘继业静能够藏得这么深!这么多年了,我竟然不知道,他竟然还有别的孩子!”

  刘懿不停的在走廊里走来走去,觉得自己快被刺激的发疯了。

  这一天她绝对不应该出门儿,简直就是专门针对她的。

  “你跟我说那个小贱人是谁?我找人做掉他们!”刘懿眼神毒辣的说道。

  “我现在也不确定,都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只希望我心中的预感和直觉是错的吧!”

  姜以柔无奈的闭了闭眼睛,也有一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她既然一路走到了,她不允许任何意外的。